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红色组】32秒


*cp为红色组,安雅×耀,伊万×耀

*睡前速打

——

王耀摸了摸手臂,借此驱散些微寒气。剧院的冷气有些过于足了,以至于当特效干冰喷洒出来的时候,他都担心那些衣衫单薄的芭蕾舞演员们会不会冻坏。

王耀动了动,调整到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然后继续将注意力放在舞台上。来俄罗斯留学的中国学生不算少,但会主动花钱来欣赏芭蕾舞剧的却不多。实际上,如果不是一位俄罗斯学长送了他一张头等席的票,他更愿意窝在温暖的学生公寓看看书。

《天鹅湖》,柴可夫斯基家喻户晓之作,王子在湖边邂逅白天鹅,并对其一见钟情。然而,魔王的女儿黑天鹅冒充奥吉塔出现在王子的舞会上,并诱惑了他。竖琴和提琴颤音的伴随下,由双簧管和弦乐先后奏出激昂的音乐,万众瞩目中,黑天鹅奥吉莉娅的脚尖踩着鼓点出场了。观众席发出一阵惊喜的低呼,和羞涩矜持的白天鹅完全相反,她高高的昂起傲慢的头颅,全身散发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美艳。

这位东斯拉夫女舞者一头铂金色的头发盘起,黑羽毛头饰和纯黑的芭蕾舞服给她增添了几分慑人的压迫感。她紫色的眼睛轻蔑的扫了一眼台下,然后高高的抬起了一条腿,舒展双臂。

32个挥鞭旋转!《天鹅湖》第三幕黑天鹅奥吉莉雅著名的独舞变奏中,要一口气做32个被称为“挥鞭旋转”的单足立地旋转。由意大利芭蕾演员皮瑞娜·莱格纳尼于1892年首创的这一绝技,至今保留在《天鹅湖》中,成为衡量芭蕾演员和舞团实力的试金石。就是在这一幕中,王子被黑天鹅吸引,没有发现她是冒充的,并向她许下了永远爱她的誓言。

32个旋转一气呵成,所有的观众都起立鼓掌。舞剧才进行到一半,黑天鹅已经将气氛推向了今晚的最高潮,她甚至将接下来出场的白天鹅都衬托的黯淡无光起来。

好不容易等到谢幕,王耀随着涌动的人潮向外走去。他叹了口气,指尖仍残留着刚刚鼓掌的酥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那位黑天鹅刚刚的惊鸿一瞥看的人是他。随即他又自嘲的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好不容易挤出人群,经过停车场时,出乎意料的,他被人叫住了。

王耀回头一看,认出来人正是刚刚那位惊艳全场的黑天鹅。此时她已经卸下了戏装,铂金色的头发放了下来,一身熟女修身黑裙,脚下踩着一双至少八公分的细高跟,当她身姿摇曳的走过来时,王耀窘迫的发现她比自己还高了一个头。

“上车。”她言简意赅的摁了摁手中的车钥匙,不远处一辆酒红色的迈巴赫发出解锁的声音。

王耀刚要拒绝,就听她说:“伊万·布拉金斯基是我的兄长。”

伊万·布拉金斯基就是送他票的学长。在恐同成风的俄罗斯,一些事情并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讲。

王耀摸不清她的意图,他绕过了副驾驶,拘谨上了后座。黑天鹅握着方向盘,似笑非笑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那双紫色的眼睛里满是盛气凌人,昭告天下她不是惹人怜爱的公主,而是满腹杀机的女王。女王陛下两下踢掉高跟鞋,对着油门一踩到底。

酒红色的迈巴赫飞驰出去,窗外的景色模糊成两条色带。

“我叫安雅。”跑车的方向盘在她手下像个玩具。

“我叫王耀。”王耀心惊胆战的回答,车速已经超过了他能忍受的临界值,还在不断提速着。

“我知道,我看过你的照片。”安雅的唇角勾起一个凛冽的弧度:“哥哥经常和我提起你。”

王耀还没摸清她的言下之意,她又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明明白天鹅才是女主角,最精彩的挥鞭旋转却是由黑天鹅完成吗?”

没等王耀回答,她自顾自的说道:“那是赌上了生命的黑天鹅之舞,拼尽一切从白天鹅那里夺取王子的心,她只有32个旋转的时间。”

“奥吉塔有整整一夜, 奥吉莉雅却只有32秒。她要么燃烧生命,让王子在这32秒里爱上她,要么死。”

王耀生出了一点不好的预感,安雅腾出一只手摁亮手机,屏幕上32秒的倒计时触目惊心。

“好了,我的王子殿下, 现在该你选择了。”安雅将手刹一推到底,侧过头,眼波流转间折射出深深浅浅的紫色:“是在这32秒内爱上我,还是死?”

王耀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把车开上了环山车道。螺旋上升的路面窄的可怕,300码的迈巴赫在上面挪腾转移,死亡就像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个操作失误就会降临在两人头上。

“你疯了吗?”王耀愤怒的拍着车窗:“快停车!”

安雅笑道:“26秒。”

“快停下啊!你不要命了吗?!”

“18秒。”

“你到底在发什么疯?快放我下去,不然我要告诉你哥哥了!”

“12秒。”

王耀的瞳孔剧烈收缩,目力所及的前方已经没有山路了,再开下去的后果就是坠崖身亡。可跑车还是以可怕的速度向前冲着,没有一丝减速的意味。

安雅看起来丝毫没有逼近死亡的危机感,相反,她甚至享受的眯起眼:“3秒……2秒……1……”

“等等!”王耀闭了闭眼睛,终于艰难的下定决心,妥协道:“我爱你……”

一声尖锐的摩擦音,性能优越的刹车系统终于让跑车的前轮堪堪压上悬崖的时候,停了下来。

王耀浑身无力的靠在车椅上,濒临死亡的恐惧和劫后余生的庆幸让他感到极度的疲惫,他脸色惨白,胸膛不断的剧烈起伏着。

“我把你从白天鹅那里抢过来了,”安雅笑吟吟的凑了过来,涂着猩红色口红的嘴唇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唇印:“现在你是我的了,王子殿下。”

—end—

评论(43)

热度(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