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鹤一期学院paro】赌约(2)

※鹤一期现代学院paro

※夏日清凉小故事,HE


-----------------------

加州清光双手支着下巴:“诶,话虽如此,但你具体准备怎么做?一上去就直接表白‘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大和守安定整理桌面的动作一顿:“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以副会长那种性子,应该会义正言辞的拒绝吧。”

  “或者对着你那张嬉皮笑脸的脸来上一拳?”

  “来一招撩阴腿也说不定。”

  “我听说副会长还有一个全国散打冠军的弟弟。”

  “我听说不止一个。”

  “........”

  “罪过罪过,我都迫不及待看到那个场面了.......”

  “咦嘻嘻嘻.......”

   

   直接表白,呵呵。

   你们两个是小学生吗?

   哦不对我小学都不玩这个套路了。

   

   鹤丸一摸下巴:“我们学校有哪个老师抽烟?”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两人俱是一愣。

 

  一期一振轻轻合上门,然后背靠在门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想到门内那个仿佛把学生会当成快乐夕阳红免费养老度假中心的不靠谱上司,不由得苦笑一声。

  骤然从凉爽的空调房回到高温的室外,一期一振不由得感到一阵轻微的眩晕,他扣住领带结,稍稍把它扯松了一些,觉得呼吸顺畅稍许。

  

  一期一振提步朝走廊尽头拐角处的楼梯走去,尽量避开走廊一侧毒辣的正午阳光,手上沉甸甸的季度财务报表提醒着他今天的学生会事务有多么繁重,下午还有一场数学随堂测验,乱酱刚刚发短信说老师说要请家长,因为他教训了一个认错他性别意图对他不轨的小子。

  

  虽然乱酱在短信中很是无辜乖巧的表示自己只是“轻轻”地踢了那小子一脚,但深谙自己弟弟的“轻轻”到底有多“轻”的一期一振不得不略头疼的担心那个惹上乱藤四郎的倒霉蛋这辈子还能不能传宗接代..........

   

  神游天外的一期一振没有注意到走廊尽头拐角处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直到转过弯时陡然撞到一个人,才猛然一惊,回神过来。

 

  一期一振被撞的一个趔趄,后退两步才勉强站定,手下意识的松开,厚厚的一沓报表立刻纷纷扬扬的洒了一地。

 

  “哈哈,真是抱歉!”罪魁祸首立刻蹲下身捡起洒落一地的报表:“吓了一跳吧?啊啦啊啦,都怪我走得太快,没把你撞坏吧........嗯?这位.....副会长大人?”他伸出两根指头拎起一张打印着“上交由学生会副会长审核”的报表,抬起头笑道。

  

  一期一振低头,两人目光刚好碰上。

  

  他这才看清地上那人的长相,大概是极受女生欢迎的类型吧,金色的瞳仁盛满大大咧咧的笑意,眼尾略长,嘴角略带痞气的上挑,只是一头银发有些蓬乱,还分出了两缕较长的搭在肩上,右耳上钉了个银色的耳钉,校服也穿得流里流气........

  

  这大概就是弟弟说的杀马特了吧。

  严于律己,冷静自持的副会长大人不动声色的在心里下了定义。

  

  一期一振移开视线,也蹲下身,边捡边道:“是我有错在先,不应在走廊上神游。你不必过于介怀。”

  

  “是嘛,”鹤丸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

  

  一期一振专心于手上的动作,没有接话。

  

  鹤丸把靠自己这边的纸张归拢到手里,抬头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把脸凑过去,笑嘻嘻道:“喂,副会长大人,你怎么也不问问我为什么笑?”

  

  他这一下凑得极近,鼻尖几乎触到了对方的脸颊,两人的气息交错可闻。

 

  一期一振下意识的后仰了一下,没有听清他的问题,有些警惕的看着他:“有何事?”

  

  “没什么,”鹤丸目的已达到,也不在意他近乎嫌弃的举动,只把手上的一摞纸递给他,笑道:“副会长大人日理万机为民除忧,既然副会长大人不计较我撞到了你,那我就不浪费大人你的时间啦。”

  

  不止一个人叫过一期一振“副会长大人”,却没有谁叫的像这人一样,不仅丝毫没有叫出这个尊称的尊敬之意,反而听起来有种轻佻的戏谑感。

 

  一期一振皱眉看了他一眼,低头接过纸。鹤丸吹了声口哨,转身刚要走,肩膀却突然被人抓住。

 

  “请等一下。”

 

  鹤丸背对着一期一振,嘴角极快的勾了一下,等转过身时却是一脸无辜的笑意:“还有什么我可以为你效劳的吗?副会长大人?”

  

  “你叫什么?”

  

  “副会长竟然如此关心区区不才在下我,真让人受宠若惊啊........鹤丸,我叫鹤丸国永。”

  

  “好的,鹤丸国永同学,”一期一振顺势放下手,严肃的看着他:“假设你记得,校规第十四条,校内严禁吸烟。”

 

  “嗯哼?”

 

 “那么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身上有烟味?”

 

 

  鹤丸道:“哇,想不到副会长居然对我的体味感兴趣。”

 

  “......”一期一振噎了一下:“请不要试图转移话题。”

 

  鹤丸道:“我说的是实话呀,”他把衣领扯到鼻子下面,做了一个夸张的吸鼻子的动作“明明这么淡,连我同桌都没闻出来.....副会长,你闻的很仔细嘛!”

 

  一期一振下意识的辩解道:“那是你刚刚凑得太近......”突然回过神来,恼他果然是在插科打诨,道:“请不要做无谓的拖延了,请和我去见风纪委员吧。”

 

  风纪委员是何许人也?

  以极其不近人情,惩罚违纪学生时尤其冷酷无情,连学生会会长的人情都不买账而闻名的大魔王,压切长谷部。

  

  在开学第一天校会时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抓住他迟到的人。

  之后无数次抓住他上课溜号考试作弊上完厕所不冲水的人。

 

  括弧,鹤丸的天敌之一,反括弧。

  并列的还有看他不顺眼每堂课必点他起来背课文背不出来就抄抄抄的班主任,某个曾经每天缠着他程度宛如背后灵的逼婚少女,换情妇的速度比某水果牌手机更新换代更快的他老爸,以及那个趾高气昂的告诉他‘对不起草莓牛奶卖完了’的售货员欧巴桑。

 

  顺带一提,风纪办公室至今陈列着鹤丸被没收的十一幅扑克牌作为战利品。

 

  鹤丸脸上满不在乎的笑容僵了一下。

 

  鹤丸道:“副会长大人,您大人有大量,看在我是初犯的份上,就饶过我这一次嘛。”

  

  一期一振充耳不闻的朝风纪部走去。

 

  鹤丸道:“副会长大人,别这么严肃,我知道我错了嘛。”

 

  鹤丸道:“副会长大人。”

 

  鹤丸道:“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回头看了他一眼。

  一期一振道:“请把手放下去。”

 

  鹤丸闻言,乖乖的把放在一期一振头顶的手拿了下来,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别瞪我,是你不理我在先,我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的。”

  

 “到底何事?”

   

  鹤丸见他愿意接话,心中窃喜,登时本性复发,歪歪斜斜的往墙上一靠,耍赖道:“哎哟,刚刚你撞我那下,我脚好像扭了,疼死我了,我走不动了,看在我受伤的份上,风纪部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明明我才是被撞的一个趔趄的人吧!一期一振无奈道:“若是让你觉得不适,我对此表示非常遗憾,只是校规不能不遵守,还请你配合一下好吗?”

 

  鹤丸心中暗道,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正经到刻板的人,不逗一逗他真是可惜了,脸上却是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哎哟疼死我了!”

 

  一期一振刚开始只当他是在作妖,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等了一会儿却见他痛苦之色不仅丝毫未减,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不由得信了三分:“你....还好吗?”

 

  鹤丸鬼哭狼嚎道:“不好。啊啊啊我的脚要断掉了!”

 

  一期一振犹豫了一下:“如此,我先送你去校医处吧。”

 

 鹤丸道:“可是我脚崴了,走不动路了呀。”

 

 一期一振听出他话中的未尽之意,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比他还高半个头的人朝他伸开双臂,娇弱道:“副会长背我去呗。”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