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鹤一期学院paro】赌约(8)

※鹤一期现代学院paro

※夏日清凉小故事,HE


-----------------------

“.............鹤..........”

 

  鹤丸像赶蚊子一样伸手挥了挥,翻了个身继续睡。

 

  “........鹤.....鹤丸.....................”

 

  鹤丸咂了咂嘴,心中纳闷怎么女佣小姐今天的声音听起来不仅有些低沉,还那么有磁性。

 

  等等,磁性?

 

  “..............鹤丸国永!”

 

  鹤丸一个激灵,猛得坐起来。

 

  晨曦的阳光透过木质窗柩,在纯白的被单上留下一格一格的光斑。

 

  一期一振正拉开窗帘,听到声响,转身笑道:“总算醒了啊。”

 

  鹤丸挠了挠头:“一期一振?................你怎么在这里?”

  

  一期一振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出门,体贴的轻轻地留了一条缝:“早餐已经在做了,请尽快起床吧,放凉了就不好吃了。”

 

  鹤丸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缝,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对了,我昨天被赶了出来,是一期一振收留了我..............

 

  鹤丸的脸突然扭曲了一下,他伸手捂住抽痛的小腿,不情不愿的回想起昨天刚到一期一振家时的情形。

 

  “哈哈哈,你是一期的弟弟吗,”鹤丸跟在一期背后进了房,一手抱着金鱼缸,一手顺势在站在玄关旁的药研头上揉了一把:“跟他一点都不像啊,”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这个调调,倒是有点像我的一个死对头。”他对一期一振道:“你也认识的。”

 

  房间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抽凉气的声音。

 

  一期一振知道他说的是压切长谷部,会心的笑了笑。

 

  药研面带微笑的抚平自己被揉乱的头发,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到:“您住在这里的日子,我一定会盛·情·招·待的,请多多指教了。”

  

  罪魁祸首完全没有做错事的自觉,他大大咧咧的把鱼缸往茶几上一放,带着主人翁般的蜜汁自信插着腰环视了一圈房间。

 

  “哇啊啊!”鹤丸大惊小怪的指着搂着一期一振一边手臂的乱叫道:“一期你都没告诉过我你居然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

 

  乱:“...............”

 

  乱藤四郎不是加州清光,这就注定了他不会把“可爱”当做对男孩子的夸奖。

 

  更何况,虽然他穿着女装,但并不喜欢别人把他当成柔弱的女孩子。

 

  一期一振安抚性的拍了拍乱紧紧地抓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指:“乱是男孩子,请您不要认错了。”

 

  “怎么可能!”鹤丸几步跳到两人跟前,见一期一振没有开玩笑的意味,他弯下腰手贱的就想去撩乱的裙摆:“我看看?”

 

  “滚开!臭流氓!”忍无可忍的乱撩起一脚踹在鹤丸的腿上。

 

  ....................

 

  鹤丸在所有人无语的注视下缓缓倒地。

 

  对自己弟弟力道很清楚的一期一振下意识挣脱乱紧紧抱着他的手臂,俯下身半跪在满脸扭曲的鹤丸旁边急切道:“您没事吧?”

 

  乱看着空了的双手,不满的嘟了嘟嘴:“什么嘛,一期哥怎么这样偏心,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嘛。”

 

  一期一振教训道:“他毕竟是客人,你怎可如此无礼,上次是怎么和我保证的?..............不过,鹤丸你确实有失妥当......”

 

  鹤丸一看他把火力转向自己,立刻哼哼起来:“哎哟,痛死我了,哎哟.......”

 

  一期一振的注意力果然立刻被带偏:“伤的严重吗?我看看。药研,可以帮我把医疗箱拿过来吗?”他边说边小心翼翼的把鹤丸的裤腿卷起一些,露出膝盖下方一块青紫的伤痕。

 

  “你弟弟力气真大,都青了,你看看,这么大一块!”鹤丸嘶嘶的吸着冷气。

 

  “如果不是您挑衅在先,乱也不至于出手,”一向把兄长的话奉为指令的药研这次却没有乖乖的去拿医药箱,反而抱着双臂姿态闲适的靠着墙:“只是一点轻伤而已,至于叫的那么夸张吗?难道您连一个小姑娘般的小学男生都打不过吗。”

 

  药研给了气鼓鼓想要反驳他的乱一个眼神,乱愣了愣,还是很给面子的没有当面驳斥他。

 

  特殊场合,内战先放到一边,一致对外才是正经事。

 

  乱默默地在心里给药研记了一笔。

 

  药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慢慢踱步到地上的两人身边,伸出手道:“一期哥,快起来吧,地上凉。我相信乱下腿有分寸的,还不至于让一个比他大十岁的高中男生受到什么不可挽回的伤。”

 

  他故意强调两人年龄差距,如果鹤丸还喊疼就会显得过于心胸狭窄。

 

  鹤丸磨了磨后槽牙,强忍着剧痛,在一期一振关切的目光中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咦,好像又没那么疼了。”

 

  药研凉凉的冷笑了一声。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撞,一个不爽一个轻蔑,仿佛发出噼啪的电流声。

 

  整个房间只有天生在这方面比较迟钝的一期一振还在状态外,没有察觉到鹤丸和弟弟们间的暗流汹涌。

 

  五虎退抱着一只虎斑的白猫,怯怯的往鲶尾身后缩了缩。

 

  博多压低了声音兴奋道:“哦哟,有好戏看了。”

 

  骨喰对他唯恐天下不乱的行为很不待见,翻了个白眼。

 

  事实上,博多的预感非常正确。

 

  鹤丸从没在周末这么早起床过,他坐在床上缓了缓,才觉得思路清晰了一些,刚要伸长了手去够衣服,突然发现一期一振留下的门缝中有不只一双眼睛窥视着自己。

 

  “哇啊!”鹤丸吓了一跳,手一抖,衣服掉在地上:“谁在那里?”

 

  门缝里的眼睛应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渐行渐远的杂乱脚步声和一段对话:“骨喰哥哥,为什么一期哥的朋友睡到这个点不起床,还要一期哥喊他?”

 

  “乖,我们是正经人家的孩子,和他不一样.............”

 

  “可是我也想一期哥喊我起床.....................”

 

  “.........别被他带坏了.............”

 

  “他上身还裸着,他不穿睡衣吗?可是一期哥跟我们说睡觉要穿睡衣才不至于失礼啊?”

 

  “他是变态.......”后面的话声音太小,已经听不清楚了。

 

  鹤丸:“...................”

 

  鹤丸嘴角抽搐,弯腰捡起地上的衣物。

 

  

 

  一期一振正在厨房里忙碌着,鸡蛋在滚烫化开的黄油上滋滋作响,还来不及铲出,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然后哐当一声巨响,接着是猫的尖叫。

 

  “?”一期一振放下手中的锅铲和盘子,走出厨房:“怎么了?”

 

  “啊啊啊一期你来的正好!”鹤丸双手卡着一只胡乱挣扎的白底虎斑猫:“这只猫吃了我的鹤!你这死猫快给我吐出来!”他边说边摇晃着手里的猫。

 

  猫挣扎得更厉害了。

 

  “鹤?”一期一振一愣,然后就看到白猫嘴边露出一条红白相间的鱼尾巴,还在抖动。

 

  一期一振:“................”这什么人啊怎么把宠物的名字取得和自己一样。

 

  五虎退紧紧跟在鹤丸后面,却因为身高不够,不能把猫抢过来。此时听到鹤丸的话,连眼睛都急红了:“这不是猫,这是我的小老虎!”

 

  “哈?什么老虎?这分明就是猫嘛..............”看到五虎退就要掉下了眼泪和一期一振谴责的目光,鹤丸立刻改口:“好好好这是老虎,谁说这不是老虎我和谁急。那能不能请你让你的...........老虎,把我的鱼吐出来?”

 

  五虎退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一言不发,就是不帮忙。

 

  “啊啊小祖宗!”鹤丸崩溃道:“再不吐出来就要死啦!你的猫.............不老虎想吃鱼我可以去给它买的!什么鱼都行!”

 

  五虎退恍若未闻,只是低头。

 

  眼看鹤丸急的跳脚,一期一振出声道:“小退。”声音中有淡淡的不赞同。

  

  五虎退肩膀抽了一下,不情不愿的抬起头,伸出手。

 

  鹤丸赶紧把猫递给他。

 

  五虎退顺手挠了挠猫的下巴,猫张嘴吐出鱼,半死不活的掉在早就伸手去接的鹤丸手上。

 

  鹤丸满脸紧张的捧着他的宝贝鱼,放回了鱼缸中。

 

  名为鹤的小鱼在水中摆了摆尾,看起来只是猫口脱险后有些受惊过度,并无生命危险。

 

  鹤丸一口气还没松完,就听到刚刚洗漱完一脚步入厅房的前田疑惑的声音:“什么味道?什么东西糊了吗?”

 

  

  ..................

 

  

  “糟了!”一期一振急急忙忙返回厨房:“煎蛋!”

  

 

  -------------------------

抱歉抱歉!今天更的这么晚!

主要是因为我在B站看刀剑的舞台剧和音乐剧,不知不觉就忘了时间,所以............

B站有个舞台剧的幕后小花絮,大概就是鲶尾突然扑到了一本正经行礼的一期哥身上,然后一期哥发出了一声清晰无比的娇喘,我来来回回把那里听了也就二十多遍吧..............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908388/     就是这个,大概是第十一分钟的时候。前面也有姥爷的出场哟~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去看看~一期哥的娇喘福利哟~


最后,再次鞠躬鞠躬,真的很抱歉!!

请原谅我!爱你们哟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