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鹤一期现代paro】赌约(15)

※鹤一期现代学院paro

※夏日清凉小故事,HE

-------------------------------------------

  一期一振的面色非常平静,平静到有些诡异。他静静地看着鹤丸国永,既没有哭泣,也没有厉声责问。他只是安静的看着呆立在当场的鹤丸。
  鹤丸国永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想说点什么打破这种难堪的宁静,却一时间无法发出哪怕一个音节。他宁愿一期一振痛骂他,也不愿他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仿佛他对他,无爱亦无恨。
  两个人就这么无声的对峙着,一个如寒冰冷彻,一个如坠深渊。整个教室处于一种奇异的张力中,仿佛子弹出膛的前一秒,又像悬于头顶的达摩之剑,不知何时就会轰然落下,将人贯穿。
 
  三日月仿佛感觉不到这种沉凝的紧张气氛似的,怡然自得喝了口茶,慢悠悠道:“一期,那么学院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全权处理了。”

  鹤丸恨得牙痒痒,但自知理亏,一时间也不好出声说什么。

  一期一振若无其事把眼神从鹤丸身上移开,恭敬的朝三日月颌首示意:“是的,我知道了。”说完一星半点的眼神都没分给紧张的看着他的鹤丸国永,转身就走。

   “一期!”鹤丸也顾上许多了,现在不叫住他可能以后再也叫不住他了,立刻出声道:“一期,等等!”

  他本来没抱希望他能理自己,已经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手臂,却没想到一期一振真的停住了脚步,回头面色平静的看着他:“您找我有什么事吗,鹤丸国永殿?”

  鹤丸的手臂尴尬的停在半空中,一期一振淡漠的语气和疏远的敬称让他心里一阵剧烈的抽痛,他那清澈却暗含疏离的双眼更是让他如坠冰窖。
  鹤丸压抑住内心的激流,急道:“一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我说,我……”

  一期一振安静的听着。

  鹤丸却结巴了:“我,我……”他突然想到,自己能解释什么?一期什么都没误会他,因为他说的的一切都是他所做的,没人强迫他,是他自己作。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把他的手拨开:“您想解释什么呢?您在愧疚什么呢?我并没有怪您啊。”

  鹤丸惊喜道:“我…………”

  一期一振自顾自的接着说道:“我怪我自己识人不清,白瞎了这双眼。”说罢,看也不看鹤丸痛苦的脸色,转身就走:“今后请各自珍重吧。”

  各自珍重,言下之意是再不同途。

  “一期!”鹤丸追在他身后跑了几步,一期却充耳不闻的头也不回,越走越快,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

   鹤丸停止了徒劳的追逐,颓然停住了脚步。

  “哎呀呀,这可真是……”三日月在他背后慢悠悠的感叹。

  鹤丸国永突然双目赤红的回过头,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发小。
  三日月轻笑一声:“还不去追?”

  鹤丸国永几步跨到他面前,双手紧紧拽住他的衣领,失态的咆哮道:“你是故意的!”

  三日月衣领被人抓着,神情却丝毫不见慌张,仍旧泰然自若,他甚至心情很好的道:“哎呀,被你发现了。”

  鹤丸咬着后槽牙,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挤到:“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在我们好不容易修成正果的时候,把最丑恶的真相展露在一期一振面前!
 
 
--------------------------------------------

三日月:这都是因为爱呀【大雾!】
哈哈,开个玩笑呼呼呼
还是累累累瘫了,要药哥亲亲我才能站起来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