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鹤一期学院paro】赌约(16)

※鹤一期现代学院paro

※夏日清凉小故事,HE

-----------------------

“什么为什么?这世上大多数的事,一旦发生后,人们就不知道它们当初是如何发生的了。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三日月浑不在意道,就像刚刚的冲突不是他一手造就的似的,他甚至还有闲心指了指鹤丸抓在他衣领上的青筋凸起的双手:“能松一下吗?我不能好好呼吸了。”

 

鹤丸国永被他这种事不关己的态度深深激怒了,他发出了一声恼火的低声咆哮,挥起一拳就想揍上这张可恶的脸。

 

三日月面色不变的看着拳头在离他面颊不足一寸的地方硬生生的停住了,劲风带起几缕深蓝色的发丝向后飞去。

 

鹤丸看着自己的发小,内心突然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认识了他这么久,说不了解他是不可能的。即使他们性格完全不像,多多少少还是受到过对方的影响过。三日月这个人,向来极有主见,说难听点就是完完全全的自我主义,认定了的事,即使别人不能认同,他也会无视别人的感受,我行我素的按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来处理。

 

    拳头悬在半空中,因为用力过猛而颤抖着。鹤丸凶狠的瞪着三日月,心里明白不可能在他这里得到什么解释,忍了再忍,最后还是泄气的收开手,泄愤的推了他一把。

  

   三日月顺着力道向后退了几步,面色如常的拍打着自己褶皱的衣领。

 

  鹤丸转身大步向外走去,就在他用力拉开门时,三日月突然出声叫住他。

 

  鹤丸紧紧地抓着门框,眼神阴鸷的回过头:“在我忍不住揍你之前,你最好给我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

 

  理解不代表赞同,不管三日月突然来的这一出目的到底为何,造成了他和一期一振之间关系的破裂却是不争的事实,一想到一期一振刚刚宛如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他就觉得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三日月哼笑了一声:“感觉被我骗了?感觉被我耍了?很生气?想揍我?还是干脆就和我绝交?”

 

“你做了这种事还反过这么生气?来问我?”鹤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我把你当好友,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就这么.............把我当成耍猴的把戏?一个笑话?”

 

  “是吗?那一期刚刚听你亲口说出那种话时的心情也是................一样的吧。”三日月慢吞吞的接上他的话。

 

   鹤丸睁大双眼看着他。

 

   人总是这样,当一件悲伤的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时,即使受害者再痛苦,他们也只有‘这个人好痛苦好可怜’的心理活动,却不能感同身受的理解那种无助和绝望。只有当相同的事有一天降临在他本人身上,他才能恍然大悟,当初旁观时的想象不及这万箭穿心之痛的百分之一。

 

   三日月欣赏了一下发小夹杂着羞愧恼怒的若有所思的表情,突然笑出了声:“好好考虑一下吧,尊贵的五条家小少爷,”

 

   鹤丸无言的回过身去,一拳打在身侧的门板上,门板发出巨大的声响,门轴发出脆弱的吱呀声,不停地震颤着。

 

  三日月看着鹤丸离去的背影,不管那人还听不听得见,自顾自的说完自己的话:“既然那么恨你的父亲,为什么要做第二个他呢。”

 

...................

 

  三日月独自立于一片安静之中,身后的柜子突然发出打开喀嚓声,三日月却没有露出丝毫意外的表情,头也不回道:“让你们看了一些无聊的东西,真是抱歉啊。”

 

  “不,没什么。还挺精彩的?”小狐丸从柜子里跳了出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刚刚躲在并不宽敞的柜子里还不能发出声,他都快要被憋坏了。

   

   石切丸扒着柜门也跳了出来,吐槽道:“你说的‘躲在里面在必要的时候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原来就是这个意思啊。说真的,看到了你做的好事,我还是有点惊讶鹤丸居然没有真的把你揍一顿。”

 

   “不过他向来就是那么个轻佻的性子,你觉得这样真的能把他点醒吗?‘让习惯背叛别人的人被人背叛’什么的,被他甩了的女朋友都能组个AKB了吧。”小狐丸挠了挠头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而且他好像并不领你的情的样子。”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哦,”三日月露出了招牌式的无辜笑容,在兄长无奈的叹气‘真是服了你了’中缓声道:“言已至此,仁义已尽,接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其实你只是想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而已吧!”石切丸指着桌上堆叠的文件:“有这个精力插手下属的感情问题不如把文件都签字了啊?”

  

  “年轻人的感情问题嘛..................积云遮月,狂风落花啊。”【注】

 

  “你这必遭天谴的家伙!不要转移话题!”

 

   “哈哈哈..............”

 

    今天的学生会也,十分和平呢。

 

  

  早先就跑了的一期一振不知道去了哪里,无奈的鹤丸只能一个人走在学校的走廊上。有些班级下节是室外课,无数学生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的往和他相反的方向走去,他如同一条逆流的鱼,在周围的喧嚣中和所有人背向而行。

 

  即使头顶艳阳高照,鹤丸国永却在这阳光炽热的直射下,感到周身泛起了一丝丝凉意。

 

  三日月宗近的话在他耳边不断回响。被别人骗了你觉得委屈,那被你骗了的人呢?他会伤心吗?他会难过吗?

 

 你有心,他也有心。他被你骗了,他会痛吗?

 

“别说了!”鹤丸突然对着空气大吼了一声。

 

 旁边的经过的学生吓了一跳,纷纷离他远了点。走得远了还对他指指点点,不知道这个学校里有名的混世魔王又在搞什么鬼点子。

 

 你一向把别人的情感当游戏,当别人同样对你时,你会气愤吗?你会恼怒吗?你会,那他会吗?

 

“呜呜,我叫你.............别说了啊............”鹤丸无力地背靠着走廊的墙壁,就像再也承受不住全身的重量,慢慢的滑坐下去,屈起双腿,把脸深深的埋了进去。

 

  三日月的最后一句话如同一道霹雳,又如一声毫不留情的嘲讽,把他最后一块遮羞布扯了下来,逼他直面自己赤裸的灵魂,接受内心良心的拷问:

 

  既然那么恨你的父亲,为什么要做第二个他呢。

 

  为什么要做,第二个他呢。

 

  鹤丸国永长了一张讨女孩欢心的脸,他自己也十分清楚这一点。一直以来,他都游刃有余的周旋于各种女孩之间,讨她们的喜欢是那么简单的事,简单到他都有些无聊了。

  不可否认,加州清光提出那个赌约时,他内心是有些隐秘的兴奋的,就像一个无所事事的人终于找到了打发时间的好消遣。

  一直以来,感情在他看来无非就是两张漂亮的脸,一些信口拈来的情话,几顿高档餐厅的晚餐,兴致起来了就深情款款的许下山盟海誓的诺言,兴致过了就直接说再见,从此两不相干。感情不是钞票,甚至换不来一顿饱饭,看看他那为情所困而憔悴至死的母亲,就知道投入感情的悲惨下场。再看他的父亲,身边的漂亮女人流水似的换,挽着他手的面孔永远维持不了一个月,就有更新鲜的来替换,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天上也没有劈下一道雷把他这个负心汉劈死。

 

  五条家的小少爷长相俊美家底殷实,不知是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他本人却对感情嗤之以鼻。

 

  当所有你情我愿的恋爱游戏都玩到腻烦,突然有人指着那个永远矜持优雅的副会长道,那你去追求他吧。

 

  追就追吧,虽然对方是个和他一样的同性,性格还是他一向觉得最无情趣的一本正经,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不然怎么打发这漫漫青春,青春漫漫啊。

 

  一开始确实是抱着戏弄的心态去接近他的,但追随着他挺直的脊梁的目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味了的呢?

  是他生病,他无微不至的照顾的时候?是水族馆里他仰起头,金色的眼中映着粼粼水光的时候?是漫天桐花花雨下,他展颜一笑的时候?是厨房温暖的橘黄色灯下,看着他娴熟的忙碌的时候?是翻墙逃课时,他无奈亦无措的仰头看向他的时候?

 

  不,其实在一开始他捉弄他,而他咬着牙背着他一步一步朝医务室走去时,一颗种子就在无人察觉的时候悄悄的落了地,生了根,直到一天,他蓦然抬首,才发现当初那颗小小的种子已在他的心上长成了参天大树。

  

  而他到底是多迟钝,居然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内心。

 

  “喂!鹤丸!你怎么在这里坐着?脏不脏啊。”

 

   鹤丸全身一震,立刻抬起头来,看清来人后,满怀希望的眼神却立刻黯淡下去:“哦,是你们啊。”

 

  大和守安定‘嗯’了一声,装作没看到他通红的眼眶和憔悴的表情:“你一走半天不回来,我们都有些担心,就出来找你了。”

 

  加州清光抱着双臂抱怨道:“看看你的鬼样子。会长大人也真是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他的后半句在安定无语的目光和鹤丸一瞬间锋利起来的目光下自动消声,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鹤丸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们果然早就知道!他昨天找你们就是为了这件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和守安定露出了一个‘我早就知道会这样’的无奈表情。

 

 加州清光被鹤丸脸上的表情吓了一跳,吭哧吭哧的解释道:“这,我也不是很清楚,他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看好友的表情实在狰狞,连忙补充道:“不过他说这都是为了你,你们两个好,他说如果你问起,就要我转告你一句话,没问就算了............”

 

  “什么?”

 

  “................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

 

   一期一振抱着学园祭的资料低着头快步走在操场旁的绿荫道上。夏日的蝉不知疲倦的鸣叫着,惹得他也心浮气躁起来,恨不得把手上的东西狠狠摔在地上,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

 

   在鹤丸面前维持着高高在上的平静表情已经消耗了他全部心神,现在他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深深厌倦感。

 

  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总之不会好看就是了。

 

   一大早就被会长叫去整理学园祭的资料,还神神秘秘的嘱咐他等下不可以出来,本来以为是童心泛滥的会长又想到了什么幼稚的游戏,却没想到听到了那番让自己心中刮起狂风暴雨的对话。

  是的,一期心中远没有他面上表现出的那么平静。

  任谁听到自己得来不易,视之甚重的初恋竟然起源于一个可笑的赌约,都不会平静的了吧,更何况还是一期一振这种传统的,把感情的事看得无比神圣的,容不得一点轻慢和亵渎的人。

 

  那些被他视为珍宝的美好记忆,当时有多感动,现在看来就有多嘲讽。那些让自己为之心动不已的付出,想必都是他为了完成赌约而迫不得已强忍着恶心做的吧,还真是为难他了。

  

  然而即使心中早已悲痛的不能自己,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还是强迫的让他维持着表面的仪态完美无缺,勉强保存了一点他那可笑可悲的自尊。

  看到面对面无表情的自己时,鹤丸目光中流露出的不似做伪的悲伤,他甚至感到了一点病态扭曲的报复的快感。

 

  但是他已经不想去深究那悲伤是什么意思了。

 

  一期低着头赶路,直到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才从情绪的深渊中挣脱出来:“啊!抱歉,”他努力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抬起头来:“非常抱歉........小叔叔?!”

 

  不小心被他撞到的人,正是他的小叔叔,鸣狐。

 

  作为粟田口家的长辈,鸣狐虽然不善言辞,但关心小辈们的心是真的。粟田口夫妇长期在国外经营生意,一直以来他对这些留在国内的侄子们都多有照拂。特别是一期一振,作为长子兼长兄的他肩负着自己和弟弟们的常人不可想象的重责的同时,还要保持成绩的优异和处理学生会的事情,令人羡慕的优等生和完美哥哥的表象下是疲惫和沉重的负担。

  

  说是叔侄,其实两人年龄相差也不是很大。在一期一振就读学校里任职外语教师一职的鸣狐一直对这个早熟坚强的侄子半是疼爱半是敬佩,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背负着如此巨大的压力下,还能一如既往对人对事温柔体贴。

 

  一期一振掩饰的揉了揉泛酸的眼眶,看着在上班时间依然带着医用口罩的小叔叔,早就对他这个怪癖见怪不怪,他清了清嗓子,用伪装出来的轻快语气道:“十分抱歉,刚刚在想事情,不慎撞到了您。”他看鸣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体贴的问道:“您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鸣狐看着他苍白的脸色,黯淡的神情,和假得仿佛贴在脸上的微笑,把即将脱口而出的问询吞回了肚子:“无事。你去忙你的。”

 

  如果放在平时,一期一振不可能在撞到长辈后就这么简单的离开。但他今天实在是没法再坚持伪装下去,在身为长辈的小叔叔面前时间再多上一秒他都怀疑自己会不会突然委屈到失态的哭出来,因此他鞠了一躬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后就小跑着走开了。

 

  鸣狐扯了扯耳朵后口罩的带子,若有所思的看着侄子匆匆离开的背影,本来朝向办公室的脚步一转,换了方向走去。

 

  

   “所以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听了加州清光转达三日月的话,勉强打起一点精神的鹤丸纠结道:“混蛋三日月,和他有关的就没有一点好事。知道我国语不好故意的吧?”

 

  “总之,先上网查一查吧。”自觉有愧于他的加州清光少见的没有抓住这点嘲讽他:“我找找手机.......”

 

  “陷于死地,才能转死为生。陷入危境,然后才能夺取胜利。”

 

   两人动作一顿,同时转头看向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耸了耸肩膀:“刚好昨天国语课讲到了。我看你睡得太香就没喊你。至于你,你没来。”

 

  加州清光尴尬的揪了揪小辫子:“呃,那么,这句话意思大概就是要你,重头开始?”

 

  “他是想让你们从一个好的开头重新开始吧,”大和守安定解释道:“从一个干净的,不以欺骗为基础的,两个人都心无芥蒂的,问心无愧的开头重新开始。他大概是不想你们在一起后,越往后走,你的良心越来越受到自己的谴责。在无数个不能成眠的夜晚煎熬的拷问自己,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他无意中发现这个秘密。与其到那时候患得患失,那还不如一开始就把事情摊开讲清楚。”

 

   “就像捂着伤口难免会腐烂生疮,倒不如长痛不如短痛,一开始就挖去坏死的部分。哪怕痛得要死,也总有愈合的一天。”

 

  “至于挽不挽得回他,就看你运气如何了,或者说,就看你的诚意够不够了。”

 

  鹤丸国永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脸色渐渐的亮起来。

 

  大和守安定一反常态的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话,缓了缓不稳的气息,问道:“总之我是这么理解的,你有什么想法?”

 

  “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还真不知道你有演讲天赋,大和守·马丁路德金·安定。”

 

  大和守安定面色一黑,生生的感到了皇帝不急那什么急的愤怒,拉着加州清光就要走,却被鹤丸国永张开双臂拦了下来。

 

  鹤丸刚刚满面的颓废已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对未来的希望和憧憬:“既然如此,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再次把他追回来的!”

 

  大和守安定毫不留情的泼冷水:“我看难。就凭他那个自尊,想要他接受一个欺骗过自己感情的人,那可不是说说就能办到的事。”

 

  “我有足够的耐心,也有足够的信心,”鹤丸熊熊的斗志燃烧着:“一天不行就一个月,一个月不行就一年,要是他毕业了,他去哪儿我也跟着去。我既然能打动他一次,就能做到第二次,”

 

   “哦,那你要是做不到呢。”

   

  “做不到,我誓不为人!”

 

  “是吗?那祝你好运了。”大和守安定急急忙忙拉着还在不明就里的加州清光赶快离开这个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好友,强忍着没有当场笑出来。 

 

   开玩笑,自己什么时候认真上过国语课了。

 

   会长大人真是料事如神啊。

【注】:好事多磨之意,应该不少小天使都知道的吧。

 -----------------------

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间的看板大佬: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你们这些磨人的小妖精,太会看菜下碟了,我昨天更的少,点赞的立马少了好多呢!

呼呼呼,昨天家里WIFI没续费断了只好外出寻觅有WIFI的地方码,字是我抱着爪机码出来的,手感实在太差无心码字,码着码着就情不自禁的撸猫去了,见谅见谅。贴膜还被猫抓破了,这是什么,惩罚我字码的太少吗?!

那么,今天的五千字粗长献给大家~希望喜欢~

小天使们就像猫一样,都是我的主子啊!生怕剧情不够吸引人不讨主子们喜欢,有时候哪怕给个最普通的反映,比如动动爪子点个赞什么的,做奴才的也立刻宛如打了鸡血般满血重生,更别提留言了,那必定是会兴奋好久,恨不得大喊一声‘嗻’!

力力力力,你们的每一个支持都是我的动力!只要还有一个人看,我都会努力的写下去的!握拳!
 

评论(2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