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鹤一期学院paro】赌约(17)

※鹤一期现代学院paro

※夏日清凉小故事,HE

-----------------------

  即使自己的感情方面出了问题,但学生会的事务还是要认真处理的,特别是学园祭这种关乎学校脸面的事,以一期一振的严谨和敬业,即使自己内心再痛苦,也必须剔除个人感情因素的影响,全力以赴的去组织协调,如此方可不辜负给予他绝对信任的老师和学生会会长的信任。

  一期一振就读的这所刀剑高中其实是从小学到大学的一站式服务,他那数量众多的的弟弟们就在附属的小学部里,从一年级的五虎退到六年级的骨喰和鲶尾,就在高中部的不远处。

 

  学校的活动不少,而高中部每年的学园祭更是堪称盛事。除了高中部的学生本身会参加,附属小学初中的学生也会应邀前来参观,算是激励他们好好读书直升本部高校的手段。同时也会有不少已去大学的往届学长学姐过来缅怀青春岁月,再加上学生家长等等相关人员,依照以前的经验,学园祭当天相当于开放了的校园必定是人山人海鱼龙混杂,如何在保证观赏性娱,乐性的同时保证会场的秩序和安全,并把花销控制在预算之内,都是需要人劳心劳力的筹划的。

 

  历届的学园祭都由校方交于学生会全权负责,今年也不例外。而去年刚刚走马上任,从毕业了的学长手中接过职务,成为学生会新任副会长的一期一振,则在完全没有相关经验的情况下,被乐得当起甩手掌柜的上司予以举办今年学园祭的责任。

 

  刀剑高中传承悠久的学生会不同部门之间分工清晰合作默契,不用事事亲躬,给一期一振节省了很多麻烦,但怎样合理的统筹规划,并把任务分派给不同部门并检验成果,还是很考验这个经验不足的副会长。

 

  一期一振忙得焦头烂额,回到班级来不及喝口水,就有下属来找,说风纪部部长长谷部就学园祭当天的安全问题有所请教,已经召集了学生会人手等候在会议室了。来不及为自己夭折的初恋哀伤,一期只能强振精神,先把个人的感情问题压在心底,前去赴会。

 

  鹤丸国永夸下海口,赌咒发誓要挽回那位凛然不可侵犯的副会长的心,当即就翘掉了接下来的课,跑去高二的教学楼一期的班门口堵人,却扑了空。

 

  “一期一振吗,他不在,学生会开会。”被热心的同班同学拉到门口替白发学弟解决疑问的江雪左文字言简意赅的解释道,说完也不等对方道谢,就直接转身想回座位。

 

  狮子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对一脸失望的鹤丸国永道:“别见怪,他不是针对你,他就是那个性格。”

 

  他想了想,建议道:“你是他学生会里的下属吗?有什么要事我可以帮忙转达哦,你叫什么?”

 

  鹤丸国永道:“诶?我不是啊,我是鹤丸国永,就是......................”

 

  “啊啊啊啊啊!!!”他的后半句话淹没在狮子王兴奋的尖叫声里:“你,你就是那个‘鹤丸国永’?!”

 

  江雪的脚步一顿,面无表情的看向门口两人。

 

  原本喧闹的班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鸦雀无声,形形色色的眼神聚焦在站在班级门口的鹤丸国永身上,一瞬间的安静后,此起彼伏的窃窃私语声响起。

 

  “就是这个人啊...........”

  “就是他.............”

  “是啊是啊,听说就是他,和副会长走得很近的那个.......”

  “你也看了那个八一八?真人真的好帅啊,快看那个坏坏的笑容,啊啊,我觉得我要恋爱了...”

  “省省吧,又不是不知道对方是个渣男,哪能和我们副会长比?颜正温柔又顾家........”

  “知道你早就对副会长芳心暗许了,还不准说别人的好了?”

  “胡,胡说!我哪有...........”

  “嘻嘻嘻............”

 

  鹤丸国永瞬间就成了众人的焦点,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道:“难道我校还有第二个鹤丸国永?没有的话,我就是了。”他在狮子王快要窒息的表情中疑惑道:“有什么问题吗?”

 

  “............偶像!”终于从见到本尊的激动中缓过来的狮子王上前一步,紧紧的抓住了对方的手:“简直如雷贯耳!想你蝉联本校花花公子榜首,一手撩妹技能神出鬼没,仅仅入学数月就和校花排行榜上有名的女孩全谈过一遍,今日一见果然百闻不如一见!现在更是把到了副会长这种高岭之花!你知不知道多少信心满满的漂亮女生都无法得到他的垂青!那可是传言中和长谷部大魔王并称性冷淡的人!不如教教我..............”

   

   江雪面无表情的把舌头打结已经开始胡说八道的狮子王推到一边,正面站在了来访者面前。

 

   鹤丸看着他宛如入定高僧般看不出情绪波动的脸和把校服硬生生穿出僧袍的气质,莫名感到来者不善,他干笑了两声:“哈,哈,这位学长?”有话好好说不要用这种想要劝我出家的眼神看我!

 

   江雪眯起眼睛,随意打量了一下他,平静的开口道:“你是来找他道歉的。”他用的是陈述句。

 

  “!”鹤丸吓了一跳:“啊,我..............”

 

  “观你面相,似有悔意。但生性定力不足浮躁有余,难以成事。上庭晦暗..............”江雪高深莫测道:“近日必有血光之灾。”

 

  “.............”鹤丸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心说说这人有病吧,他说的又都是对的,说他没病吧,他的行为又实在古怪,还有最后那句‘血光之灾’,说得他心中一颤,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磕磕绊绊道:“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我虽算不出你做错了什么要来请求他的原谅,不过我希望你少来打扰他,”江雪说完自己想说的话,不管对方异彩纷呈的脸色,微阖双目,转身道:“你们并非一路人,他不是你这种人能随意攀折的。”

 

  鹤丸一下子忘了刚刚那句‘血光之灾’,心神全集中在他的最后一句话上了,他不服气的看着那人仙风道骨的背影,一种冲动蓦地涌上心头,脱口而出的反驳道:“说什么‘不是一路人’啊!你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知道局外人,凭什么决定我和一期的未来?!就算我曾做过对,对不起他的事,”说这句话时他心里一疼,又回想起一期一振最后的那个眼神,紧接着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但我悔过的心意却也是真实的,你说我生性没有定力,那我还就要天天来找他,直到他原谅我为止!我们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他这段话几乎是喊出来的,本来有些声响的班级再一次安静下来了,所有人的都不明就里的看着这发展,不知道这个赫赫有名的花心学弟和他们的精神领袖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居然这么兴师动众的跑到对方的班级门口大表心意。

 

  狮子王结结巴巴的劝道:“那个,有话好好说,别,别吵架啊。”作为离两个人最近的旁观者,他是首当其冲的感受到两人之间绝谈不上友好的修罗场的受害者,本来有心劝架,但看两个人一个愤怒溢于言表,一个仍旧是一派淡然出尘,拉谁的袖子都不合适都可能被揍飞,两相为难之下只能拉住了自己的辫子。

 

  一众目瞪口呆的群众之间,只有江雪左文字画风格外不同,就像暴漫中插进了个水墨画的人物,听到鹤丸国永一番肺腑之言,他头一次正视对方的脸,露出了个罕见的有些惊讶的表情。

 

  虽然这个惊讶表情,充其量,也就是把眼睛睁大了那么一丢丢。

 

 江雪很快就从难得的惊讶中恢复了:“我倒是小看你了。既然如此,就多费口舌一句,福兮祸依,祸兮福伏。”

 

  “血光之灾或许就是事情的转机。”

 

 

  好不容易结束了例行会议,一期一振拖着身心俱疲的身体回到了班里,很快就感到了哪里有些不对劲。

 

  班上的同学好像都在偷偷看他,他被那些探究的目光弄得很不自在,可当他顺着目光看回去时,那些人又都假装若无其事的回过头和身边的人讲起了话。

 

    一期一振被这气氛弄得莫名其妙,又不好直接向全班同学质问,只好求助于自己的同桌:“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江雪?”

    

江雪左文字睁开眼:“有人来过你。”

 

一期一振一怔,很快反应过来他说的就是鹤丸国永。刚刚强行压下去的那种苦涩与酸涩的感觉一时间又都涌上心头,一时间竟无法说出话来。

一期一振有些庆幸自己刚刚的缺席,他现在暂时还无法面对这个欺骗了自己的人。可听到鹤丸来找自己的消息,他又忍不住从内心最隐秘的地方泛起一点点被重视的喜悦,但这点喜悦很快就被他掐灭了。

你在瞎想些什么呢一期一振,你以为这就是他对你上心的体现吗?快醒醒吧,他只是不甘心在即将得手的猎物身上受挫罢了,他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人那么多,你哪里又算得上最特别的那个呢?难道在他身上吃了一次亏还不够吗?

 

一期一振在心底狠狠唾弃了一下心神动摇的自己,勉强笑了下:“是吗?”

 

“嗯,”江雪目视前方:“见他有缘,给了他一句佛门偈子,领不领悟的了就看他悟性了。”

 

一期一振心知这个从小在寺院长大的好友下意识的看面相算命的老毛病又犯了,也为他换了话题而暗自松了口气,当即顺着他的话题道:“哦?那你也帮我看看最近运势如何?”

 

江雪斜眼看了他一眼,自顾自说道:“我学艺不精,只看得出他是来找你道歉的。”

 

一期一振哽了一下,不知话题怎么又回到了那个他现在不想听见名字的人身上。

 

“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我身为局外之人也不方便插手相劝。不过,不管他道歉的诚意到了没到,原不原谅是你个人的事,主动权在你。”

 

一期一振苦笑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连你也在为他说话?”

 

 “非也,我只是在阐述事实。”江雪侧头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要我看看你的最近运势?”

 

“啊?!”

 

“红鸾入命宫,先凶后吉。”说完就闭上眼睛,再不言语。

 

一期一振看着他的侧脸半天,确定他不会再给什么提示了,才悻悻然道:“什么啊,听不懂。”

 

................

 

“什么啊!完全听不懂那个人在胡说些什么!”鹤丸愤恨道。

 

“出家人说话都是这个调调吧,听得懂了他们哪还有钱赚。你先站起来。”大和守安定安慰道。

 

“他和三日月是亲戚吗?怎么都喜欢说话说一半,便秘吗?!看他那一脸‘我和一期很熟你算什么’的表情就来气啊!啊啊啊一期果然在躲着我吗好伤心!”

 

“有话站起来好好说。事实上江雪左文字确实认识他比较早...........人家是有正经事的才不是故意躲着你。”

 

“什么?!你还为他说话?!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

 

大和守安定无力的安慰已经被怒火烧掉理智的好友:“你先站起来好吗,这里是公共场所,你没发现已经有人在看我们了。”

 

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鹤丸悲伤道:“我不要。你嫌丢人可以先走啊,不用留下来陪我这个正被感情问题打击的失意的人,虽然我一直把你看做知心的好友,但我也不会强迫你留在伤心至极的好友身边开导他,给予他温暖.......................”

 

“...................”大和守安定忍无可忍的踢了他一下:“说这些话时不要紧紧抱着我的腿不放啊!”

 

-------------------------

国民好闺蜜大公主。

评论(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