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鹤一期学院paro】赌约(22)

*鹤一期现代学院paro

*夏日清凉小故事,HE

----------------------------------------------

  打头的人一边奔跑着一边挥着手中的武器朝他袭来,一期一振一个利落的下蹲,躲过带着呼啸风声的铁棍,顺便伸出左脚将他绊倒在地。

  

  毫不拖泥带水的起身回身侧踢,第二个人腰眼被踢中,立刻向后倒去,和第他身后第三个人一起滚做一团。

  

  来不及喘口气,一期一振就感到背后一阵风,本能的弯腰,一根铁棍几乎是擦着他的后脑勺挥了过去,他就着这个姿势,狠狠向后抬腿踢去,正中偷袭之人的胯下,那人几乎是立刻捂着裆哀嚎着倒下。

 

  还站着的三四个人听到同伴这惨绝人寰的惨叫,准备进攻的架势都不由得缓了缓。

 

  一期一振直起腰,额头已经是冷汗涔涔,后怕的喘了口气。

  听刚才铁棍带起的尖利风声,这一下要是被打实了,他的脊椎恐怕轻则骨裂,重则骨折。

 

  看来对方不仅是有备而来,而且是绝不打算善了了。

 

  一期一振一边警惕的环视四周,一边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除了被他踢中下体的人还在地上哀嚎着起不来,另外刚刚被他几个的人都陆陆续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执铁棍,目光凶恶的盯着他。

 

  一期一振心底一沉。

 

  吉光家的男孩子都有修习武艺的传统。

  但很不巧,和天生怪力的乱或者下手残忍绝不犹豫的药研那种擅长空手以一挑多的体术技巧相比,一期一振的特长并不在此。

  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他顶多给他们造成轻伤,而对方只要仗着人数优势就能把他拖垮。

 

  更别提那些人手里还拿着武器。

 

  “啪,啪,啪。”领头那人慢慢的鼓了鼓掌,语气语气怪声怪调道:“很精彩,吉光家的长男,不过你的表演也止于此了。”

 

  一期一振没搭理他,他半曲双腿,两手摆出标准的格斗起手式。

 

  那人被他冷淡的反应彻底激怒了,再也维持不住装出来的冷静,咆哮道:“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

 

  六七个不良少年立刻举着铁棍朝一期一振袭去。

 

  一期一振刚刚提膝解决两个人,余光就瞥到一人的铁棍已经快要打到自己身上,来不及闪躲,他下意识举起右手护住头颈的脆弱部位。

 

 铛!

 

 一声闷响,一瞬间的麻木过后,剧烈的疼痛如同火舌舔过皮肤,立刻从着力点蔓延点扩散开来。

 

  一期一振左手捂住右小臂,向后倒退了两步。

 

  这个感觉,怕是桡骨骨裂了。

 

  那人见他受伤,神经质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怎么样,我的副会长大人,疼吗?”

 

  不等一期一振回答,他就自言自语道:“不过,你再怎么疼,肯定没有我当时疼,哈哈哈................你知道四肢的骨头都被活生生的拧脱臼的感觉是怎样的吗.............哈哈哈.......那都是你那些乖弟弟干的好事啊!”

 

  “我不过嘴巴上占了些便宜,他们就硬生生的毁了我!害得我在全校人面前失禁!出丑!逼得我转学!我真的,真的好恨啊!”

 

  一期一振看着他癫狂的表情,皱了皱眉,忍痛开口道:“如果你觉得你受了委屈,请容在下替他们道歉................”

 

  “不!”那人激动地打断了他:“你道个什么歉,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错,所以...................”

 

  “.....................所以我要把他们最爱的长兄也打成当初我的狼狈样子!让他们深深后悔,让他们痛苦,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哥哥之所以受苦,都是他们的错!这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是他们逼我的!”

 

   “..............”

 

   “所以你也别怨我,要怨就怨自己没管好家里那群疯狗吧!”那人高高的举起铁棍,带着风声朝一期一振砸去。

 

  身后的路已经被两人堵死了,一期一振退无可退,只能闭上双眼。

 

  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却被一声断喝打断了。

 

  ---------------------“你们在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不同于平时耍宝卖乖的清亮,而是充满低沉的惊讶和暴怒。

 

  一期一振惊讶的张开眼,只来得及看到一个人白色的身影狠狠的推开了挟持着他的一人,毫不犹豫的挡在他身前----------------------生生的替他承受了那一下绝不轻的铁棍。

 

  鲜红粘稠的液体几乎是一瞬间从那人额角流淌而下。

 

  “抱歉,王子殿下。”不速之客半侧过脸,来不及的狰狞双眼迅速软化下来,不顾自己半张脸都血糊糊的,他挑起一边嘴角露出了个招牌的戏谑笑容:“臣救驾来迟。”

 

  “........................”一期一振心里一抽,艰难的找回自己的声带:“鹤丸国永?你怎么在这儿?”

 

  “啧,”鹤丸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转回去凶狠的瞪着那些人,嘴里道:“你半天不回来,我就偷偷跟过来了。”

 

   那人叫道:“继续打!”

 

   一刹那,好几根铁棍朝他们袭来。

 

  鹤丸国永横起一脚将冲上来的人踹倒在地,他的动作很灵活,但一期一振还是看得出来,这个富家的小少爷怕是没有半点打架经验,完全是在凭着一腔冲劲在硬撑。

 

  可就算这样,他还是死死地把一期一振护在身后,任凭来不及闪躲的铁棍落在自己的身上。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一期一振被他强硬的挡在攻击范围之外,看着他身上挨了好几下,最后一下正好打在他腹侧,鹤丸僵了一下,然后“哇”的呛咳出了一口血。

 

  这是内脏破裂的表现。

 

  一期一振看着在自己面前的摇摇晃晃却怎么都不肯让开的挡背影,眼眶蓦地酸涩,他伸出还能活动的左手扶住踉跄着向后仰倒的鹤丸国永,透明的液体控制不住的从他脸颊上滑下,滴在对方脸上,把血渍冲开了一些。

 

  鹤丸国永还有闲心开玩笑,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能让一期再为我哭一次,就算今天死在这里也值了呢。”

  

  

  “您这是从哪部三流八点档学来的恶俗台词啊...............”一期一振托着对方的背,让他轻轻的坐在地上。

 

  刚才一顿混战,两人已被逼到花坛前,身后已无退路。

 

  “哎呀,今天好像真的玩脱了呢。”鹤丸国永低声道:“等下我拦着他们,一期你赶快跑吧。”

 

  “不到最后一刻---------------------”一期一振没有认同也没有反对,轻声道:“没有谁会知道结果。”

 

  他伸出手,从身后一人多高的树上折了根手臂长短的树枝。

 

  他用未受伤左手握着那截树枝,整个人气质突然变了。

 

  若说先前他还是彬彬有礼的温润少年,因为右臂受伤的缘故甚至看上去有点虚弱,在他握住树枝的那一刻,他就化为了出鞘的利剑,泠泠的剑刃反射着锋利的白光,没有温度,只余纯粹的战意。

 

  “抱歉,本来不想造成伤亡的。”

 

  一期一振一步踏到了坐在地上的鹤丸国永身前站定,左手收至腹前,将树枝竖于胸前,略微躬身,行了一个标准的剑道礼仪。

 

  “恕在下失礼了。”

 

  下一秒,他手腕一抖,那截普通的树枝在他手里仿佛成了绝世宝剑,带起一串残影向最近的那个人袭去。

  ---------------

啊不由自主的把一期哥写得比鹤丸老爷更帅更会打架呢..............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必会虐杀一大片的剑道少年的设定超级带感的!

写这一篇上半段时,我一直在默默背诵“内尺外桡内胫外腓内尺外桡内胫外腓”.......................生怕出了常识性的硬伤.....................

然而我本人也是个半吊子的医学狗,一棍子能不能把脊椎打成骨裂我也不是很有把握...........................

总之,大家看的高兴就好啦~

评论(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