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鹤一期】赌约(23)

*鹤一期现代学院paro
*说好的夏日清凉小故事,结果到了冬天还没写完,惭愧呀

---------------------------

  “喂,药研,你刚刚到底在看什么呀,别说什么都没有,我才不信呢。”乱用手指卷着发尾。
  “好像是当年那个被我们好好教训了一顿的那个人,”药研推了推眼镜:“一晃而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看打眼了。”
  “哈?那个滚蛋?怎么可能还有胆子出现在这里啊!”乱毫不留情地嘲讽着自己的哥哥:“你真该换副新眼镜了……长谷部哥哥?”

  压切长谷部停下脚步,朝他们点头示意。

  乱笑道:“您不是找一期哥有事吗?怎么在这里呀?”
  “什么?”压切长谷部疑惑的皱起眉头:“我没有找他啊。”

   “……”乱和药研对视一眼。

  “喂,我觉得你不用换眼镜了。”乱干巴巴的说。

  粘稠的鲜血从伤口流出,缓缓滑过脸颊,带来一些瘙痒的感觉。额角被打出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可能是有些脑震荡的缘故,脑袋晕乎乎的,可是鹤丸国永还是不错眼的看着身前那个优雅凌厉的背影。

  树枝在半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啪”的一声打在袭击者手腕侧的穴位上, 被打的人立刻尖嚎着松手,铁棍掉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他一手捧着扭曲弯折的另一只手,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整个场合有数秒的鸦雀无声。

  “第一个。”一期一振微笑道。

  咕嘟一声,不知道是谁咽了口唾沫。

  “别怕!他用的是左,左手,坚持不了多久的!”

  “哦?您是这样认为的吗,”一期一振温文尔雅的一笑:“那就请尽管来吧。”

  树枝格挡在了挥过来的铁棍上,他手腕轻轻一拧,也不见如何用力,沉重的铁棍立刻被抽飞,柔软的树枝顺势而上,敲在了小混混的侧颈上,那人吭都没吭一声,立刻双眼一翻,昏死过去。

  “第二个。”

  除了有些不自然的垂下的右手外,一期一振已经不是平时生活中那个彬彬有礼的学生会副会长,弟弟们温柔的大哥哥了。
  他的侧脸沾上了几点飞溅状的血迹,嘴角边还是熟悉的弧度,在此时此刻却少了温柔,多了几分妖异,仿佛浴血的修罗,俊美又嗜血。
  相比起大开大合,他的剑法灵巧轻盈但角度刁钻,招招致命,专往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打,不需要多大的力气,仅凭技巧就能把对手虐得痛苦万分,丢盔弃甲。

  鹤丸国永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拿着铁棍的小混混在手持树枝的一期一振面前仿佛一群拿着塑料玩具的小孩子,毫无还手之力。
  他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那天挤在车里,他的恋人红着脸羞涩的样子,再看看现在微笑着大杀四方的一期一振,在心情复杂的同时,竟然感到了强烈心动,甚至连头上的伤口好像都没有那么疼了。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喃喃道。

  我真傻,真的。我早该知道,能教出乱和药研那种弟弟的人,怎么可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啊!

  …………

  最后一个小混混痛呼着瘫倒在地上。

  “第六个。”一期一振毫不在意的一抖树枝,把附着在其上的鲜血震落,微笑着朝领头的那个人走去:“现在,就剩您了呢。”

  那人浑身发抖着看着躺了一地的手下,又看向提着树枝,不紧不慢向他逼近的一期一振。对方那张蒙受神明宠爱的漂亮脸颊在他眼里宛如恶鬼修罗,他双腿打着颤:“你!你别过来!”

  一期一振甚至心情极好的轻笑了一声,他直把对方逼到后背靠上了坚硬的树干才收住脚步。
  那人显然是回忆起了被面前这个人的血亲折断四肢的恐惧,话都开始哆嗦了:“我,我错了!我不该报复你!你,你别,你冷静一点!”

  一期一振刚刚把树枝对准了他的眼睛,身后突然传来大喊“一期哥!”,他的手下意识的偏了,树枝擦着对方的脸钉进身后的树干,带起一串血珠。

  一期一振浑身一震,从那种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他回过头,看到跑到最前面的药研和乱一脸焦急,后面还跟着压切长谷部和一大帮学生会干部。

  “一期哥!”药研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兄长和自己擦肩而过,跑向不远处半坐在地上的鹤丸国永,后面的学生干部嚷嚷着“抓住那个人!”“地上的这些一个也别放走!真是胆大包天!”“天!救护车怎么还不到?”和长谷部暴跳如雷的“安保工作怎么给我做的?!放学都不准走!”都传不进他的耳朵了。

  “鹤丸殿!请振作一点!”

大量的失血已经让鹤丸国永的眼睛有些失焦了,但他还是紧紧的拽住了扶着自己的那个人的手,他咳了两声,露出了招牌的坏笑:“喂,一期啊,学院祭结束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答案了?”

  “是的,我,”一期一振直视着他的双眼,深吸一口气:“我……”

  “伤员在哪里!”抬着担架的医疗人员强势插入:“快快快!把这个人抬起来!”

  ………………

  躺在开得横冲直撞的救护车里的时候,鹤丸国永还在抱怨着:“你们就不能稍微晚来一点吗?”

  穿着白大褂的人一脸苦大仇深,比起医生看起来更像黑社会。听到鹤丸的抱怨,他面无表情道:“ 反正要用我的时候,就只有在有人病倒时。平时都不讨人喜欢,我已经习惯了。”

  坐在车厢另一边的一期一振尴尬的咳了两声。
 
------------------未完待续------------------
  啊,有几句话想和大家说说~
  这篇文初写是在暑假,因此保持了日更的频率,看到大家表扬我我也很开心。后来开学之后事情很多,更新频率一下子就慢了下来,当时也很害怕会不会被讨厌,可是还是有很多小天使不离不弃的鼓励我,我真的很感动~
  前段时间在做一个很重要的课题申报,很多三次元的事情忙得我焦头烂额,心情也很压抑,写不了这篇节奏欢快的连载,于是转而写了沉重风格的文,结果反响很差,当时正是我三次元最焦躁紧张的时候,一下子负面情绪都爆发出来了,心想自己写的都是些什么操蛋玩意儿,陷入了自我厌恶的死循环。多亏了一个小天使给我写了篇长评,我哭着看完后终于感觉从那种负面情绪中挣脱出来,可以好好的审视,反省一下自己了。
  这段时间我确实很对不起大家,把三次元的情绪带进了二次元,还老断更,我要做回我自己!这篇文从今天起日更到完结!番外的肉到时候会放微博链接的!
  谢谢各位小天使!爱你们!比哈特!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