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鹤一期】赌约(24)

*鹤一期现代学院paro
*HE
-----------------------------

  那天救护车里的医生叫大典太光世,一个能把止血钳拿出大砍刀,把白大褂穿出紧身皮衣,把听诊器带出大金链子感觉的神奇医生。

  这个时代需要这种气质的医生。
  特别是现在。

  “请立刻回到床上去,不然伤口会裂开。”

  鹤丸国永刚要作妖,一回头看到刚从手术室里走出的一脸阴沉的大典太,正手持一把巨大锋利的颅骨锯,寒光凛凛的锯口处还有鲜血淅沥沥地流下,立刻放开了满脸通红正在给他削苹果的一期一振,乖乖的滚回了床上。

  “真是太谢谢您了。”一期一振感激涕零。

  那天鹤丸国永进了医院一检查,除了失血有些过多外,就有一点脑震荡,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年轻人,底子好,多吃点,养两天就好了。”主治医生大典太满脸“你得了绝症你要死了你命不久矣”的阴沉表情说道。

  一期一振悬了一路的心脏终于落回了胸腔,不由自主的看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鹤丸,对方向他露出了一个乐观的微笑。

  大典太见病人回了床上,朝一期一振点头示意,转身去别的病房巡逻了。

  病房里又只剩下了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两个人,一时间安静到落针可闻。

  “一期,”鹤丸含情脉脉的看着低头貌似专注于手中的苹果的一期,没有漏掉对方水蓝色头发下红透了的耳朵:“上次你要回答我时被打断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吗?”

  一期一振咬了咬下唇,努力忽视对方炽热的目光:“是,是的,鹤丸殿,我……”

  “一期!”病房门被大力推开了,提着大包小包的狮子王一阵旋风般冲了进来:“一期我好想你!”

  跟在他后面进来的江雪面无表情的把门合上。

  “一期!”狮子王使劲用金灿灿的脑袋蹭着一期一振的前胸:“你受惊了!看,这是我给你带的和果子,还有羊羹,还有这个这个!”他掏出一盒粉色的甜点:“这家你最喜欢的布丁!”

  “……喂,”鹤丸国永酸酸的抗议道:“我才是伤号吧!”

  江雪走到他床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鹤丸被他看得有些发怵:“你看什么啊?”

  江雪高深莫测的一笑,指了指他的额头:“血光之灾。”

  “……话说你是不是笑了……你是笑了吧……算了这不重要,”鹤丸国永:“行,你算得准,你最厉害最棒棒了。”你怎么就不算算自己那张死人脸什么时候才能脱单呢。

    两人还有课业,没坐多久就离开了。

  一期一振看了看狮子王拎来的袋子,惊喜道:“鹤丸殿,这里有您最喜欢的草莓牛奶呢。”
  鹤丸国永哼了一声:“我才不要吃他带来的东西呢。他怎么对你这么好?”虽然他努力让语气自然一些,但最后一句话的酸味已经藏不住了。

  一期一振失笑道:“您在想些什么呢,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鹤丸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一期,你还没回答我……”

  “啪”,门被踢开了。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小子也有今天!”加州清光猖狂的笑着:“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啊!”

  “行了行了,他毕竟受伤了,口下留情。”大和守安定还比较体贴。

  加州清光掏出手机:“啧啧,看看你头上裹着纱布的傻模样,我要拍下来给你那些瞎了眼的仰慕者看看。”

  “谁管他们怎么看,”鹤丸国永毫不在意他的举动,他深情的看着坐在床头的一期一振:“只要一期不嫌弃我这个样子就够了。”

  “……首落你哦。”

  两人被鹤丸国永恶心走了。

  鹤丸国永清了清嗓子:“一期,我……”

     “副会长大人!”门被推开了,风纪部部长压切长谷部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后面跟着乌压压一大群学生会干部:“我代表学生会来看望你了!”

  “喂受伤的是我吧!”

  “副会长大人!”长谷部一脸真心实意的关切:“照顾这么一个混世魔王,真是辛苦您了!”

  一期一振双手被他抓在手里,还来不及说话,长谷部回头道:“都傻站着干什么?”

  一大群学生会干部整齐的排成几排,齐刷刷地朝一期一振鞠躬道:“副会长大人!我们对不起你!”

  “这些臭小子就是那天负责安保的,因为太大意放进了不该放进来的人,”长谷部紧紧抓着一期一振的手:“我已经对他们进行了深刻的思想教育!副会长大人之所以要在这里照顾这个渣滓,都是我这个风纪部部长御下不严的过错!请责罚我吧!”

  后面的干部们齐声吼道道:“请责罚我们吧!”

  鹤丸国永面无表情的摁下了床头的铃:“喂,大典太医生吗?对,这里有人大声喧哗,影响病人休息。”

  ………………

  在长谷部被大典太客客气气的请出病房时,还回头看了眼一期一振,满满的同情简直要溢出来了,就差说一句牺牲你一个,造福千万家。

  鹤丸国永气得发抖,他跳下病床,还没等长谷部完全走出去就恶狠狠的踢上门。

  “您怎么下来了……”一期一振话还没说完就被他转过来时的表情吓到了。
  鹤丸一把把他拉进怀里,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再有人来打断我就要骂人了。一期!看着我,告诉我你的答案!”

  “我……”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鹤丸国永脱口道:“我去你……”

  推门而入的鸣狐迟疑地停住脚步,扯了扯口罩带子,低声道:“我怎么了?”

  “你……您怎么来了,哈哈哈,欢迎欢迎。”鹤丸国永艰难的把到了喉咙的妈的两字咽了回去,乖乖的放开一期一振,朝着他的小叔叔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热烈欢迎。”

  -----------------未完待续--------------------
喜欢大典太吗?我们医科生就是这么任性,一手笔一手刀,死人看多无所谓,夜无朋友伴尸睡(并不是)。

评论(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