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鹤一期】赌约(25)大结局

*鹤一期现代学院paro
*这只是正文完结还有番外番外都是车!!别走开!
---------------------
  三个人无言的对坐,鸣狐带着口罩,看不清脸上什么表情,鹤丸国永哼哼唧唧的躺在病床上,只敢拿眼角觑他。

  “我……”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同时开口,又同时闭嘴,尴尬的看着对方。

  “……”

  “一期你先说。”鹤丸国永虚弱道。

  “不,不,”一期一振连连摆手:“还是鹤丸殿您先说吧。”

  “你先……”

  “不不,您先……”

  “你……”

  “我先说吧。”鸣狐出言打断了他们的谦让。

  两个人先是一顿,然后齐齐看向他。

  “……”鸣狐也尴尬起来,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尴尬。但是就是现在这种氛围,具体点说,就是现在这种他一人坐在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旁边的氛围,让他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但是整个人好像都开始发起光来了。

  一度非常尴尬的场面中,还是鹤丸国永反省最快。他恭恭敬敬道:“您请说,我们……我和一期洗耳恭听。”

  鸣狐不自在地扯了扯耳朵后面的口罩带子,“你们……”他绞尽脑汁的想着合适的词语,常年缺乏与外界正常的言语交流让他很难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又……那个了?”

  “……”那个是哪个您这样遮遮掩掩说总感觉更尴尬了啊还不如直接摊开了说呢!就像穿着情趣内衣的是AV女优,大大方方的全裸那叫复兴奥林匹斯艺术,响应维纳斯天然美的号召……

  鹤丸国永突然伸手抓住了一期一振的手。

  一期一振吓了一跳,虽然两人早就有过了更亲密的接触,但在长辈面前做出这种亲密举动还是超出了他的行为范围。他脸涨得通红,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手,但鹤丸国永的手抓得紧紧的,仿佛在宣告他的主权。
 
  “鸣狐先生,”鹤丸国永的脸色虽然还有些大病的苍白虚弱,但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他看着默不作声看着他们交握双手的鸣狐,一字一顿道:“也许我还年轻到不能让人信服,也许我做过许多年少轻狂的愚蠢事情,也许我曾经也伤害过一期,但是我还是在此立下誓言,”
 
  他深吸一口气,把目光转回正红着脸发怔的一期一振,对方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两人目光相接。

  鹤丸国永深深地看着一期一振金色的双眼,这是他的恋人,是他所爱之人,是教会了他什么是爱与被爱的人,那双眼睛里有一个宇宙正在孕育,无数星辰诞生,爆炸,相互碰撞融合。

  “我爱他,无关乎年轻的激情和荷尔蒙的爆发,不仅是他现在年轻的样子,事实上,只要想象一下我们今后的路还那么长,我能亲眼见证到他变成熟甚至衰老的过程,我就感到无比的幸福。”

  “这就是我的回答,一期你呢?”

  鹤丸国永紧张的看着他,他内心的焦灼只有他知道。因为从学院祭结束到现在一期也没有给他明确的回答,即使一期一直陪在他身边照顾他,他也无从揣摩对方对他抱有的感情只是出于感激和愧疚,还是和他一样。

  一期一振把对方的紧张看在眼里,鹤丸抓着他的手都在细微的颤抖。对方有一双和他极为相似的金色双眼,此时它们没有了平时调侃不羁的笑意,就像琥珀揭开了覆盖在其上的轻纱,露出熠熠生辉的内在。

  “……”一期嘴唇动了动,鹤丸心里下意识的一紧,他紧紧盯着那双柔软的嘴唇,他曾品尝过它们的美好,而现在他如同一个将受审判的死刑犯等着从那双嘴唇里流淌出的语言,它们将判决等着他的到底是赦免,还是死刑的深渊。

  “--------------”

 
  “哈哈哈哈!”加州清光笑的肚子疼:“你还真当着人家长辈的面说出来了啊!你居然还没少胳膊没少腿的在这里痊愈了,我都不得不佩服他们家里人的宽宏大量。”

  鹤丸国永一脸沉浸在爱情里面的甜蜜,笑的一脸痴呆:“你就说吧,我知道你这是嫉妒。”

  “我靠,我哪里嫉妒了。”

  “你少说两句。”大和守安定推了他一把:“鹤丸,今天我们是来庆祝你终于出院了的。怎么样?手续办完了吗?”

  一期一振正好推门进来,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笑着扬了扬手里的资料:“多亏了大典太医生,已经办好了。”

  说到大典太医生就不得不多提一句。上次一期一振的弟弟们过来看望兄长,前田把自己做的甜点送了大正好在查房的典太一份,结果这个铁骨铮铮的大汉居然哭哭啼啼起来,一边抽噎一边说些什么你们居然不怕我我好感动之类的话,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至今深深地刻在那天所有到场的人的脑海里。

  鹤丸国永整个住院期间,他的父亲只派自己的律师来探望过一次,顺便让他签了一份合同。

  “是什么事呢,不要紧吧?”一期忧心忡忡道。
  “不要紧,大概就是我成年接手他生意前他都不想看到我,每个月会定时向我卡里打生活费什么的。”鹤丸国永满不在乎道:“也许我该庆兴我是他唯一的儿子?”

  鹤丸国永看着一期一振还是有些担忧的脸笑了:“互不相见是我和他最好的相处方式了----------更别提他给钱向来大方。”
 
  于是鹤丸国永出院后的去向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一期一振的家。

  “喂,”走在最后的加州清光戳了戳好友:“所以,一期最后到底说了什么?”

  “想知道吗?”

  加州清光点点头。

  “你凑近点。”

  加州清光依言靠近。

  “他说---------呼!哈哈哈哈哈哈!吓到了吗?”

  “哇啊!”耳朵被吹了一大口凉风的加州清光惊得跳了起来,他追打着逃开的鹤丸国永:“混账啊你!”

  大和守安定眼神死的看着瞬间低龄化的两人,嬉笑声夹杂着一期一振无奈的劝导:“小心过往的车辆啊!”
 
  加州清光永远也不会知道一期一振那天的回答,就像鹤丸国永也不会知道那天一期一振送鸣狐出去时的对话。

  “你真的这么决定了?不怕以后后悔?”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一期一振微笑道:“但如果拒绝他,我现在就会后悔啊。”

  鸣狐看着自己的侄子,有些恍惚。仿佛就在昨天,他还是那么小那么软,转眼就长得比他还高了。他站在风中笑着,虽然身形还有些单薄,但已然能看出日后的绝世风姿。

  “粟田口家翡翠雕花的白菜被拱了。”鸣狐小声嘟囔了一句。

  “您说什么?”一期一振没有听清。

  “我说你长大了,有些事情就自己拿主意吧。不管怎么样,小叔叔支持你。”

 
  回到一期一振的家,老远就看到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的藤四郎们。

  鹤丸国永看到打头的药研,心里还有些发怵。

  乱抱着手臂轻哼一声:“我,我才没有承认你呢。只是为了一期哥才勉强同意你住进来的。”

  药研推了推眼镜:“鹤丸学长那天的表现很让我们惊讶呢,居然宁愿自己受伤也要护住一期哥吗。”

  这伶牙俐齿的小兔崽子嘴里竟然蹦出了两句好话!
 鹤丸国永还来不及感动一下,就听药研继续说道:“不过你也看到了,最后还是靠一期哥保护了你。”

  “……喂!”

  “不过……”药研笑了笑:“看在你一心为一期哥的份上,”他侧了侧身子,让出了通往粟田口大宅的路:“这个门就为你敞开吧。”

  加州清光推了怔愣的鹤丸国永一把:“新嫁娘还不快进去?火盆呢火盆呢你们太不专业了!”
 
  一行人熙熙攘攘的往家里走去,鹤丸国永和加州清光又怼上了,乱还不满的嘟着嘴,药研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

  一期一振走在最后面,合上大门时,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庭院。
 
  原本郁郁葱葱的桐树上已经参杂了少许火红的叶子,清风吹过,满天淡紫色的桐花飞舞,露出了叶子底下隐藏的稚嫩果实。
  原来桐花落尽后,不是悲凉,而是新生。

  一期一振伸出手,一片淡紫色的桐花瓣落在他掌心,他不禁笑了起来。

  “虽然有些不舍,但是这个夏天,就要过去了啊。”

-----------------------------
这只是正文完结,还有番外番外都是车!还有番外番外都是车!还有番外番外都是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在这个深夜打下“正文完结”这个四个字时,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淡淡的迷茫,淡淡的开心,当然还有更多的不舍。
从八月份到现在,这篇文写了大概三个月。这是我第一篇连载,连载期间让我学会了很多,也认识了很多小天使,这是非常开心的事~谢谢你们不介意我青涩的文笔和稚嫩的情节~
从三个月前开始构思的时候,我就脑补好了这个结局,一期站在花雨中,微笑着接住一片花瓣,为这个故事画出一个休止符,虽然我写的不美但我脑补的美啊!
感谢大家陪我走过这三个月,接下来的打算是开车的番外,已经敲定了的有课后辅导和草莓牛奶PLAY,大家想看什么也可以和我说,留言私信都可以~
我会努力产粮的,下一篇连载文应该是怪盗鹤×警察一期,大家一起努力吧~

评论(22)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