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朝耀】逍遥法外(一)

*逍遥法外paro
*非国设
*开一个脑洞,FBI亚瑟和诈骗犯少主

---------------------

 “年龄不详,国籍不详,性别?姑且就认为是男性吧。身份-------目前已知的有医生,律师,教授,飞行员。天才?不,这家伙就是个骗子。不过,从这一点上说,他的确又是个天才---------一个骗术高超得独一无二的天才骗子。”

FBI探员亚瑟·柯克兰扬手将一沓资料甩在桌上,抬起下巴。

“从去年四月到现在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他以高超的支票伪造手法让银行损失了整整两百多万美金,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着。而你们,所谓联邦‘年轻’‘有为’的精英们,”金发男人用优雅的语调说着堪称刻薄的话,翡翠色的高傲双眼里满是不屑和讥讽:“却跟在他屁股后面连衣角都摸不着。一想到纳税人的钱都用来养你们这群蛆虫,我都替他们痛心。”

下属们噤若寒蝉的站着,一个胆子向来大的辩解道:“我们尽力了,Sir。但是那个该死的东方人每次出现都换了张不同的脸,我听说中国有种神秘的技术叫易容……”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上司的冷笑里。

“你幼儿园还没毕业吗?阿尔弗雷德先生?要不要我请个保姆给你换尿布?”亚瑟毫不留情的讽刺道:“不过是一些歪门邪道的化妆技巧而已。总之,这个月末,我要看到结果。”他一锤定音。

下属们纷纷哀叹着出了办公室。亚瑟凝视着资料上嫌疑犯的三张画像,两男一女,长相气质各不相似。唯一相同的地方是都是亚洲人,年轻,并且俊雅清秀。

照片下面是加粗字体:头号通缉犯“凤凰”

 “凤凰?”亚瑟勾了勾唇角,手指从字上拂过:“你的翅膀将由我折断。”

位于华盛顿的FBI总部大楼。

王耀穿着一件沾着番茄酱的衬衫,外面罩着白大褂。他一手抱着厚厚的资料,一手推了推鼻子上那副不合时宜的厚眼镜,努力跟上前面人的步伐:“导师,我们这是要干什么?”

前面的人用力推开办公室的门:“去见FBI史上最年轻也是最挑剔的探员,小心别被他的话说的哭着喊妈妈,我的小心理侧写师。”

王耀刚要再说点什么,坐在办公桌后的年轻探员已经抬起头,看到来人,他的目光从王耀风格陈旧的眼镜落到衣角那块番茄酱渍上,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也许我应该写信建议那些招聘的人,FBI可不是垃圾回收站。”

导师笑着打哈哈:“耀可是哈佛犯罪心理学毕业的高材生,做心理侧写师绝对专业。”

亚瑟收回目光,侧过脸:“既然是你们给我安排的心理侧写师,我也不好拒绝。喂,说说你对凤凰的看法。”

“我么?”直到导师拼命给他做眼色,王耀才意识到对方是在和他说话,他涨红了脸,手忙脚乱的翻找着资料:“呃,嗯,凤凰他,他是典型的冷静完美型(M)人格,富有洞察力,敏锐或者说敏感,细心,善于交谈,只要他想,他可以轻易融入一个他想融入的圈子。”

亚瑟的脸色稍缓:“和我们的结论差不多。”

王耀松了口气。

“那你预测他下一步会有什么行动?”

王耀不假思索道:“到了这个犯罪阶段,冷静完美型人格的嫌疑人不会再肆意作案,因为他知道警方可能已经摸到了蛛丝马迹。我个人倾向于他会风平浪静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出来,或者干脆潜入司法系统,看看警方到底查到了哪一步。”

“哦?”亚瑟玩味道:“潜入司法系统?说起来,凤凰是个年轻的亚裔男子,王先生你好像也是吧?”

这句话暗示太明显,王耀脸立刻就白了,结结巴巴道:“这,这位先生,你这是污蔑……”

导师也来打圆场:“别吓唬他了,柯克兰先生。他可是哈佛毕业的高材生,怎么可能是那个嫌疑犯。”

亚瑟笑了:“行了,别怕,我只不过随口一说,毕竟……”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王耀一番,露出了一个刻薄的微笑:“你自己也说了,敏锐,细心,善于交谈-------我可不认为能骗过火眼金睛的银行职员的凤凰是个穿着邋遢的宅男。”

王耀脸涨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半个月的共事,虽然亚瑟认为自己仍旧很不喜欢这个生活毫无品味的胆小怕事的亚洲男子,但他还是得肯定对方卓越的工作能力和敬业精神。

“这是最新的调查资料,明早我要看到分析结果。”茶水间里,亚瑟随手把一份资料一递,对方只好放下冲了一半的廉价速溶咖啡接了过去。

“好的先生,明早给您结果。”王耀翻了翻资料,借着纸张的遮掩,他露出了一个兴味盎然的微笑,声音却是一贯的谨小慎微。

“等等。”

王耀一僵,就在他以为对方发现了什么时,亚瑟突然抬手,摘去了他的眼镜:“你有一双老天爷眷顾的眼睛,别让这幅眼镜掩盖了它们。”

他翡翠色的眼睛专注的注视着他的眼睛,王耀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抓着资料的手渗出了汗。

“毕竟这是你为数不多的可怜优点之一。”对方移开视线,冷笑着补充完整。

王耀翻了个白眼,抢回自己的眼镜带上:“明天一上班就把分析给您-------先生。”说完他拿着那份资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狭小的屋子。

这个时候亚瑟还没意识到,第二天早上自己就被放了鸽子。

“很好,已经八点二十五了,”亚瑟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皱着眉道:“再迟到五分钟,就可以直接告诉他明天不用来了。”

“Sir!有情况!”一个下属气喘吁吁的跑进办公室:“凤凰的最新行踪!他的伪造支票最后一个使用地点是,是我们楼下那家银行,时间是,时间是,”他吞了吞口水。

“时间是什么?”亚瑟死死的盯着他:“说出来!”

“时间是……昨天晚上6:35……我们刚刚下班之后。”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又有一个下属拿着电话听筒道:“Sir,犯罪心理科刚刚打来电话,说发现人事档案半个月前有入侵痕迹,心理侧写师中被加了一个人,叫王耀,那份哈佛的文凭也是假造的。”

“……”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亚瑟翡翠色的双眼沉淀成了一种墨绿色,里面酝酿着惊涛骇浪---------这个该死的,狡猾的凤凰!他曾经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呆了整整半个月,而他!就这样被他的伪装骗了过去!

什么心理侧写师!什么哈佛高材生!什么宅男!什么邋遢!这些不过是凤凰给自己创造的又一层画皮罢了,而他就这么傻傻的信了!

是啊,听听他的分析,“暂时收手”“潜入司法系统”“掌握自己的情报动态”,全他妈说中了!因为他就是那个杀千刀的“凤凰”本人!亏他还欣赏过他的专业素质!

“Sir ,有你的信。”

亚瑟接过阿尔弗雷德递过来的信封一看,没有邮票和邮戳,看来是直接放进他邮箱里的。

他粗暴的撕开白色的信封,倒出一张喷了男士香水的便笺。上面用精致的花体字写了两个单词:

                                catch me

“喔。”站在他后面的阿尔弗雷德干巴巴道:“这看起来有点浪漫。”

亚瑟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翻过那张便笺,于是两人都看到了,反面还有一小段话:

                                 if you can
 
-------------------TBC-------------------
脑补总是快乐的,写出来却是个痛苦的过程。

评论(23)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