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朝耀】无果之花

@rlikku 亲点的文。

鸦片梗,鸦片梗,鸦片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喜欢的赶快点叉逃生,千万不要在评论区怼我,我是个玻璃心,你怼我我搞不好就退圈了……是不可能的,我会怼回去。

---------正文分割线------

您在做什么?

我啊,我在种花。

种花?

是的,种花。
粗眉毛的绅士伸手拂过猩红娇艳的柔软花瓣,甜腻的香味充斥鼻尖。他的神情温柔深情,仿佛在抚摸情人的脸颊。

我要种出能配得上那个人的,花。

那个人?

那个------沉睡的雄狮,东方的王者。

另一个人沉默了。

只有这世上最华丽,最妖冶,最蛊惑人心的花,才配的上那个人。
亚瑟·柯克兰看了跟在身后的人一眼。

怎么不说话。不忍心了?

怎么会。
眉心一点红痣的褐色肌肤青年苦笑一声。
我的家已经是日不落陛下的殖民地了。能有什么闲心,又有什么资格,去同情别人呢。

你明白就好。
亚瑟意味不明的哼笑了一声。

和我说说那个人吧。不是认识很久了吗,你们。

……是。

那个人,就像工笔描摹出的水墨画人物一样,游离于三十三天之外,不似这众生轮回道中的存在啊。

水墨画?

是他家里的一种艺术,用黑白两色勾勒出万物的神韵。

绅士的思绪随着青年的诉说缓缓飘散,他想到他跋山涉水来到那片充满香料珠宝与青花瓷器的神秘大陆的那一天。他在肃穆庄严的宫廷内等了许久,才被人小心翼翼的领进一座深幽的门扉。在那里,他第一次看到那个人,即使百年前他就听过传唱他姿容气度的美丽诗篇。

雍容昳丽,广袖华服,他高高的端坐在上。黑檀的发,白瓷的脸,桃花做的嘴唇。

他垂下忧悒的睫毛,琥珀色的眼睛望向他,仿佛含情凝睇。他的美让人肃然起敬。

和那双眼睛对视的一瞬间,亚瑟突然就懂了,为什么罗马帝国至死都忘不了这双眼睛的主人;为什么那位意大利的探险家会一遍又一遍的歌颂他遍地的黄金与翡翠;为什么他的好邻居要专门建造一间房间来陈列那些易碎精致的青花瓷;为什么,匈奴,大金,蒙古……无数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霸主,明知是飞蛾扑火,却还是要点燃生命,去当一个亡命之徒,拜倒在他的皇座之下,亲吻他的脚尖。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是歌剧图兰朵里的卡拉夫,明知尊贵的中国公主皇座下堆着成山的人头和残肢,仍旧为她神魂颠倒,义无反顾的敲响了应婚的锣鼓。

您还在听吗?

嗯?嗯,我在听。
亚瑟回过神。

从我认识他那一天至今,已有千百年之久了。千百年来,无数人想攀折他,无数人想将他握在手里,拥入怀中,恣意把玩。无数人想得到他的顺从,他的臣服,他的---------心。他也曾辗转伏于不同人身下。不过那些人大都含恨而去,这还算是幸运的,更多的,将他们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那双细白纤长的手上。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警告我么?

不敢。

最好是这样。
翡翠色的双眼满满都是意气风发和志得意满。

我和那些男人不一样。我的版图遍布全球,我是七海的霸主,我说太阳不能落下它就不能落下。

我不是凯撒,明明思念却不敢伸出手。我也不是阿提拉,一个只会弯弓骑马的莽夫。我是手握权杖的大英帝国,而他--------也早就不是那个天朝了。总有一天,我会把他变成我的所有物,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所有物。

所以您为他种下了这剧毒的花吗?

是的,所以我为他种下了这花。
亚瑟的语气陡然变得狂热又痴迷。
这让人上瘾的花,就像他一样,只要试过一次,就再也没有人可以逃开。

他用手指捻着一片柔软的花瓣,揉搓着,任由甘甜的红色汁液顺着手指流下。他想象这是那个人眼尾的绯红,是他湿润的水红色嘴唇,是他穿着的从榻上倾泻而下,又铺陈一地的正红色丝绸,针尖繁密的用金线绣出蒸腾的云锦。是他素白的手腕上挂着的那串红珊瑚珠。

他想到那天,他情不自禁的跪倒在他面前,将那只伸出来的手拢进自己手里,像抓住了一尾游鱼,颤抖的将吻烙在那手背上。

那一刻他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花折下。

他古老悠长的历史,丰饶肥沃的土地,灿烂生辉的文明。
都会被他握在手中!

这是任何雄性都无法拒绝的征服欲望。

生长于恒河畔的青年一声叹息,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

您这样会毁了他的。

不会。等他臣服于我,我自会保他不受他人侵犯。

……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绅士斜睨着他。

强者执掌弱者的命运,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您错了。

哦?

他和他那位弟弟可不同,他曾是雄踞东方的王者。宁愿艰难的在血与火的地狱中独自跋涉,也绝不肯为了安逸而依附于他人。您也是坐到了高处不胜寒处的人,自然理解这种骄傲。

亚瑟不置可否的嗤笑了一声。

他放眼望去, 初升的太阳徐徐升起,漫山的花朵摇曳在亚热带的熏风中,奔放而妖冶,一股微甜苦香的气息弥漫在空气里,漫山遍野皆是充满诱惑却饱含毒汁的罂粟花。美丽又危险,充满诱惑,却也暗藏杀机。就像死亡,地狱,和爱情。

看看我为他种的花,他会爱上我的。
他陶醉道。
他注定会爱上我的。他有什么理由不爱我?

您已经入妄了。

什么?

那是我家和恒河里的蓝莲花一同诞生的古老宗教的说法。众生宥于求不得之苦,却不知一切有为事相,皆是缘聚则生,缘散则灭。

我不懂你们东方的哲学。我只知道,我看上的东西,我就要牢牢握在手中。哪怕因此会导致他的毁灭,也要让他死在我怀里!

绅士的表皮在此刻零落殆尽,露出内里海盗杀伐劫掠的真相。

志得意满的男人迎着朝阳大步朝前走去,灿烂的金发闪动着日不落的光辉与荣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自己淬着毒汁的礼物献给那位端坐在遥远深宫中的东方美人,以至于完全没有发现身后的人怜悯的目光。

结不出果实的花。
注定没有结局的爱情。

您为他种下了罂粟,却不知他也是一株罂粟。他中了罂粟的毒,谁又中了他的毒呢?
青年双手合十,默默的想。

缥缈的白雾和古老的歌谣从恒河亘古不变的静水深流被吹到岸上,带着水汽和蓝莲花馥郁神秘的暗香。

铜锣敲响,刀剑磨光,又一个痴心人要上刑场! 我们的公主美貌天下无双,可她的心冷若冰霜。 三条谜语实在难猜,却总是有人为她疯狂!

铜锣敲响,刀剑磨光,又一个痴心人要上刑场!
-----------

最后几句是《图兰朵》的唱词。

本家好像没有给印/度名字,姑且就这样吧。
到了考试修罗期,容我下个星期再回归。小天使们的点文我一定会写的,给我一点时间。
爱你们哟比哈特。

评论(13)

热度(562)

  1. 乳酸菌Lemon红茶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