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朝耀】大航海时代(03)

*海英×商人耀,非国设

*HE

======

  暴风雨随着黑夜的离去而沉睡,清晨一碧如洗的澄蓝天空中漂浮着云絮。几只海鸟鸣叫着斜掠过海面,海水闪着点点金光。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出海的好天气。

 

  虽然对突如其来的职位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可王耀也不会傻到拒绝。领航员的职务可以为他带来尊重和更好的待遇,比如说现在。

 

  船上的饮食作息十分规律,每天早晚两次进食。作为新晋的领航员,王耀坐在亚瑟的左手边,和这一桌的海盗高层们一起等着上菜。

 

  东方人在这片海上并不多见,许多人若有若无的打量着这位船长亲自封的二把手。因为昨天晚上露了一手的原因,看向他的目光里少了淫念,更多的是单纯的好奇。

 

  王耀对这种被当成奇珍异兽的感觉有些不自在,干脆低下头研究起面前的利摩日瓷盘。

 

  亚瑟翘着腿,一手搭在王耀的椅背上,一手把玩着银制餐刀,薄荷绿的眼睛无声却充满威胁的扫视了一圈。高层们心下一紧,赶紧移开视线,假装欣赏起窗外的风景来。

 

  厨房当值的人很快把食物端了上来,王耀只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而味道扑面而来。他低头一看,只见盘子里是腌肉和发硬的面食,淡水看上去已经有些浑浊。唯一新鲜的菜肴是刚捞上来的海鱼,只加了点盐煮熟,腥味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也难怪,船队在海面上航行了这么久,储存的食物肯定不会新鲜到哪里去。

 

  “吃吧。”亚瑟挥手道。

 

  得到恩准的高层们立刻动起刀叉。

 

  面食看起来比石头还硬,王耀犹豫了一下,叉起一块看起来卖相还不错的腌肉送入嘴里。霎时间,一股生腥味混合着霉味在嘴里爆炸开来,娇惯惯了的味蕾尖叫着向他发出抗议。

 

  王耀:“.......”

 

  良好的礼仪习惯让他没有当场吐出那块肉。他强迫自己咀嚼了几下,咽了下去。然后端起水杯一连喝了好几口水,那种可怕的味道才勉强压下去。

 

  王耀心有余悸的放下水杯,然后惊讶的发现身边的人面不改色的撕咬下一段还带着血水的鱼肉。

 

  感受到他的注视,亚瑟偏头看向他,嘴唇上沾染着殷红的血迹:“怎么了?”他看到王耀几乎没动过的食物,立刻了然道:“不合胃口?”

 

  没等王耀回答,他忽然随意指了个人道:“喂,你,对就是你,去把我的调味罐拿过来。”

 

  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但还是捧过来一只小玻璃瓶。亚瑟接过来颠了两下,然后递给王耀。

 

  王耀狐疑的看了他两眼,然后打开闻了闻,立刻了然:这不就是胡椒粉吗!对这种祖国常见的调味品,他没有再多想,直接往自己的腌肉上倒。

 

  “这可是昂贵的黑色黄金啊!”刚刚跑腿的人大惊失色。

 

  王耀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亚瑟。

 

  他并不知道,在欧洲,胡椒珍贵到被作为货币使用。阿拉伯人从东方进口胡椒,从埃及批发给意大利人,然后由意大利人转运到威尼斯,再几经转手,才会出现在餐桌上。路途遥远,程序复杂,高昂运费加上中间商层层加价,身价堪比黄金,甚至可以当作嫁妆,租税,和对勇猛士兵的奖赏。

 

  而买卖胡椒粉时,要关门关窗防止微风扰秤,然后再用天平秤称量。一袋子胡椒粉差不多等同于同等重量的黄金,故有黑色黄金的美誉。

 

  亚瑟淡淡的扫了那个人一眼,那人立刻闭紧嘴巴。他这才转向王耀,笑了起来:“你很喜欢胡椒?”

  

  王耀其实对这种调味料并无偏爱,但在亚瑟的注视下,他还是很明智的选择了点头。

 

  亚瑟嘴角带着笑意,薄荷色的双眼里流转着不可捉摸的神色:“那就多吃点。”他向他的脸颊伸出手,半途中不知想到了什么,动作一顿,转而挑起了他的一缕头发:“只要你不背叛我.....的船,每天想吃多少吃多少。”

 

  被他的双眼注视,感受着他的手指若有若无的在脸颊旁擦过,王耀的心跳突然乱了几拍。受着最正统的教育长大,除了他的亲弟弟,他从小到大还没与第二个同性靠得这么近过。

 

  亚瑟发现他躲闪的眼神,薄荷的新绿色的眼中的兴味渐渐被促狭替代。他知道眼前这个保守的东方人不习惯肢体接触,可他越是知道,就越忍不住想逗弄他一下,看他露出那种恼怒又强忍着不发作的表情。

 

  不等他的手指捏上对方的脸,突然有人来禀告:“船长!领航员,到了纠正航线的时候了。”

 

  王耀回过神来,赶紧伸手推开了亚瑟,大声应道:“我这就去!”

 

  在没有精密仪器辅助的情况下,必须靠有经验的水手两个小时纠正一次航线,以免偏离既定轨道。现在这个工作自然落到了领航员身上。

 

  看着黑发的东方人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亚瑟兴味盎然的挑眉笑了笑。

 

  初春的白昼并不长,夜幕很快降临了。今夜的星空似乎特别璀璨,流转的星河点缀在蓝黑色夜幕上。王耀靠在船舷上,仰头看向绚烂的夜空。

 

  “耀?”

 

  王耀闻声心里一惊,回过头去。

 

  亚瑟抱着双臂,倚在舱门上。他沐浴在淡银色的星光下,年轻郁丽的脸和绿色的双眼让人联想到那些大海上流传的神秘浪漫的神话。

 

  “你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做什么?”亚瑟一边走过来,一边狐疑的打量着他,他甚至探头朝船舷下看了看,除了拍打的海浪外,空无一人。

 

  “看星星。”王耀随口答道。

 

  “星星有什么好看的,”亚瑟哂笑着,也靠在了船舷上。

 

  “星星确实没什么好看的,但是想到我的家人此时此刻也在某个地方,和我同时抬头看着它们,也算是个心理安慰。”

 

  亚瑟紧紧盯着身边人的侧脸,夜风吹拂起他黑色的发丝:“你想回家?”

 

  王耀微微一愣,随即诚实的回答道:“是。”

 

  “我劝你早点打消这个念头,”亚瑟嚣张的一笑:“你已经是我的领航员了。我不放你走,你哪儿都别想去!”

 

  王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们去突尼斯做什么?”他岔开话题。

 

  也许是被“我们”这个单词取悦了,亚瑟少见的没有刁难他,爽快的回答道:“我们接到消息,有一批军火商携带着高质量的火枪要去突尼斯售卖。正好船上的差不多消耗完了,我打算买一些回来。”

 

  “难以想象,你也会用“买”这个字,”王耀忍不住道:“我以为你想要什么,都是直接用抢的。”

 

  “是的,我们就是一群蛮不讲理没有人性的海盗,”亚瑟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可是,西班牙的国王下令封锁了海上的所有航路,垄断了贸易路线,肆无忌惮的在南美掠夺回巨额财富。我们要生存,要发展,就只能去杀去抢。我们劫掠到的财富大都贡献给了我们的国家,那里阴暗又多雨,长不出咖啡、胡椒和可可,但仍值得我奉献出我的青春和生命。”

 

  他还没完全脱离稚气的脸庞带着三分天真,双眼中却燃烧着熊熊的野心,那野心正势不可挡的蔓延着,蔓延过如日中天的西班牙,葡萄牙,荷兰,一直烧到遥远的土耳其.......

 

  面对这样的亚瑟,王耀一时间竟失去了言语能力。

 

  “你这个表情会让我认为你爱上我了。”亚瑟突然扬眉一笑。

 

 王耀反应慢了一拍,但很快回过神来,怒视着他。

 

  “哈哈哈哈!”亚瑟大笑着转身而去,朗声道:“别吹凉风了,过来吃饭吧。”

 

  晚饭照例是那些难以下咽的食物,王耀连灌了三杯淡啤酒才把它们送进喉咙。

 

  唯一给他带来安慰的是,晚饭结束后他随便拦住了一个水手,向他询问船上是否有沐浴的地方时,那人竟然真的点头说有,还给他指了个方向。

 

  王耀急着清洗连日疲惫与灰尘,道了声谢就迫不及待的去了,以至于他没有发现那人欲言又止的神色。

 

  推开厚实的木门,王耀有些惊讶的发现,虽然和陆地上的浴室比不了,但这里的条件比他想象的好多了。浅池里贴着安特卫普的釉面砖,池子里已经被辛勤的值班员注入了热水,蒸腾的雾气弥漫在整个浴室里。

 

  可能是晚饭刚结束的原因,浴室里空无一人,这正合他意。虽然被迫和海盗为伍,但和海盗们坦诚相见还是超过了他的底线。王耀伸手试了试水温,然后迫不及待的褪去浸过海水的衣物,将自己整个泡进池子里,舒服的喟叹一声,这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微烫的水温很快让他昏昏欲睡起来。王耀把头靠在池沿上,刚刚喝下去的酒精慢慢蒸腾起来,微醺之中,他突然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王耀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门就被“砰”的一声踢开了。他回过头,正好和一双熟悉的绿眼睛对上了。

 

  亚瑟先是一愣,然后懒洋洋的笑了,:“我说你怎么不见了,原来脱光了在这儿等着我呢。怎么,终于后悔那天拒绝我了?”

  

  “你说什么?”王耀茫然的看着他。

 

  “看来给你指路的家伙没有告诉你,”亚瑟一边朝浴池走过来,一边不紧不慢的解开领口的宝石扣子,嘴角浮起诡异的笑容:“这里是船长专用浴室。”

 

--------
今天和一个小天使聊天的时候,好像用了句号吓到她了!
我用句号真的不代表不耐烦!我以后一定只用感叹号和问号表达感情!你看!!
233333

评论(46)

热度(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