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朝耀】大航海时代(06)

*非国设,海英 ×商人耀


*HE


*收到了无法不更新的催更呢!再次感谢 @黑桃国金币 !你画的太可爱啦!


---------

  安东尼奥好整以暇的站在船头上,俯视着下面的发展,并没有出声催促。

 

  亚瑟·柯克兰睁大眼睛看着王耀,仿佛他今天才第一次认识他一样。血淋淋的事实就摆在眼前,他是相信就相信,不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东方人的所作所为就像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在他脸上,嘲讽他掏心掏肺的行为是多么可笑。他就像舞台上的丑角,自己陶醉在自己的表演中,所付出的对象却不屑一顾。

 

  王耀坦然和他对视着,既没有心虚也没有躲躲闪闪。他目光坚定,一如初见时拔剑出鞘,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的目标和信念。这本是亚瑟欣赏的地方,现在却变成了莫大的嘲讽——王耀是不可能被他的爱情融化的。他能审时度势的收起自己的尖爪和獠牙,可永远不会屈服,一旦有机会,他就会伸出手狠狠的挠的你一脸血。

 

  他不是能豢养在甲板上的家猫,他是狡猾的狐狸。

 

  亚瑟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好像要借大量氧气缓解心口的疼痛。他静静的站着,面无表情。

 

  亚瑟的目光让王耀感到很陌生,他很讨厌的这样的目光,他侧过头避开了他的目光,从腰侧解下那把匕首,递给亚瑟:“你的东西,还给你。”

 

  亚瑟并没有接过匕首,而是顺势用力抓住了他的手腕。王耀吃痛,下意识的抬起头,对上了那双复杂难辨的薄荷绿眼睛。

 

  “你从未想过留下,你从上我的船的第一天开始就谋划着怎么离开!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是吗?”他的手指越收越紧,王耀的关节被捏的咯吱作响。

 

  “没错,我就是为了今天才没在第一天就和你同归于尽的。”王耀直视着那双漂亮的绿眼睛,那里面浮起毫不作伪的哀伤:“放手。”

 

  “不放!”哀伤迅速转化为浓重的戾气:“我已经把你从安东尼奥那里赢了过来!你是我的战利品,我不准你跟他走!”

 

  “我从来没属于过安东尼奥,你又何来赢过来一说。”王耀冷冷道:“放开,你以为你能拦得下我?”

 

  见亚瑟还不放手,王耀吹了声口哨,停在他肩上的鹰隼立刻尖啸一声,铁钩般的利爪抓向他的手。

 

  亚瑟手指一松,王耀转头就走。他顾不上手背上几道血汪汪的抓痕,赶紧伸出手去,却只堪堪抓住了王耀的一缕头发。

 

  “别跟他走!”亚瑟半是恳求半是命令道:“我不管了!我不管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也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没动过心哪怕一秒——留在我身边吧!如果你真的恨我,就把那把匕首送进我的心脏吧,只要你留下!”

 

  “你知道不可能的,”王耀低声道,他抽出匕首,寒光一闪,那缕头发被悉数斩断。

 

  “永别了,亚瑟·柯克兰。”

 

  

  安东尼奥看着走到他身旁的王耀,笑着道:“我已经叫人准备好了热水和食物,快去休息休息吧,”他说着,拔出火枪,对准船下失魂落魄的抓着那缕头发的柯克兰,吹了声口哨:“我和他的恩怨也该了断啦!”

 

  他刚要扣动扳机,却被另一只手挡住了。安东尼奥惊讶的侧过头:“耀?”

 

  “反正在这荒岛上迟早也会死,不如给他留具全尸。”王耀语气疲惫:“也算给我积点阴德了。”

 

  安东尼奥有些迟疑,但还是收起了枪:“好吧,你是功臣,听你的!”

 

  王耀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

 

 

 

  安东尼奥生性热情跳脱,不一会儿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开始滔滔不绝的向王耀介绍这次航行的见闻:“耀!我从南美洲带回来了一种植物,能结出鲜红色的美味果实。真想快点回去给我弟弟看看,他一定也很喜欢。”

 

  王耀一愣:“你有弟弟?”

 

  安东尼奥笑道:“是啊,是个意大利人。意大利,就是曾派出过一位探险家到你们国家的....”

 

  “我知道,”王耀知道他说的是前朝的马可·波罗,忍不住会心一笑,也没追究为什么西班牙人的弟弟会是意大利人。他看着安东尼奥真心实意的喜悦笑容,不禁问道:“你和你弟弟的感情一定很好吧。”

 

  “那是当然,”安东尼奥活力满满的挑了挑眉毛,反问道:“你呢?家里有兄弟姐妹吗?”

 

  “我......”王耀一时语塞,神色也不由自主的黯淡下来:“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安东尼奥也想起了自己怎么认识他的,他愧疚道:“抱歉,我不是故意提起那场海难的。”

 

  “没事。”王耀勉强对他笑了笑。

 

  “别伤心,你总有一天能回家的!我这次经过阿尔及利亚,停船补给时,就在赌场遇到过一个东方人,”安东尼奥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回忆片刻,继续道:“你知道的,东方人在海上很少见,所以我印象比较深刻。而且他运气好到蹊跷!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赌场老板的臭脸,哈哈哈哈!”

 

  王耀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

 

  安东尼奥吓了一跳:“怎么.....”

 

  王耀顾不上和他废话,他往前几步,抓住对方胸前的衣服:“他是不是,戴着一副西洋眼镜,手里拿着把扇子,然后脸上一直笑?”

 

  “确实戴着眼镜,但是没有拿扇子.......不过赌桌上要用两只手,可能放到了旁边吧,我记不清了。”

 

  王耀放开了对方的衣襟,他在房间里来回激动地踱着步,嘴里说着自己的母语。

 

  “那个人怎么了吗?”安东尼奥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是,”王耀深吸一口气,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我弟弟。”

 

  

  “送我去阿尔及利亚吧,安东尼奥。”王耀道:“作为报酬,那小子在赌桌上赢来的一切都将是你的。”

 

 

 

   亚瑟握着那缕乌发,站在料峭的海风中,目送那艘西班牙船渐渐消失在海平面上。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着,仿佛已经凝固成了一座雕像。

 

  直到夕阳西下,落日将最后一丝余晖洒在他身上,他才动了动。亚瑟终于忍不住,将心中巨大的悲伤,被欺骗的愤怒,前途未卜的焦灼连着那缕头发狠狠掼到地上,又踏上去踩了几脚,心中犹不解气。

 

  头发委顿在泥泞的礁石上,沾满了污浊。

 

  亚瑟转身走了几步,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他站在原地,内心激烈斗争了半天,最终还是回头看向地上。

 

  轻飘飘的一缕乌发眼看就要被海风吹走,他心中一紧,赶紧几步跑了回去,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拾了起来,在海水中一遍又一遍的淘洗着,直到砂砾和灰尘都被海水冲走。

 

  他还记得王耀和他说过,他们对头发有多看重,甚至为它赋予了孝顺的意味。可是他宁愿自己割断自己的头发,也要毫无留恋的离开。

 

  亚瑟将头发紧紧攥在手里,将它紧紧贴近自己的心脏。海面上倒映出他狼狈不堪的倒影,两行滚烫的泪水终于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溶进同样苦涩不堪的海水中。

 

  这可能是王耀最后,也是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了。

 

  

 --------

 

  在荒岛上等死的感觉并不美妙,刻入骨髓的孤独和对未来的无望能把人活活逼疯。亚瑟几乎是靠着求生的本能,才没有崩溃到从高处一跃而下,结束自己的生命。

 

  即便如此,这三天来也不好过。这天午后,亚瑟叼着一截草茎,懒洋洋的躺在沙滩上晒太阳。腰侧的伤口隐隐作痛,可能发炎了,但也可能只是在愈合。半梦半醒之间,仿佛有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

 

  亚瑟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继续打盹。

 

  排开海浪的声音更响亮了,惊得海鸟扑棱棱的飞起。亚瑟有些茫然的睁开眼,朝海面上看了看,随即惊讶到猛地跳了起来———一艘巨大的海盗船正朝着荒岛驶来,船头张开手臂的海妖栩栩如生,桅杆上的英国国旗迎风飘扬。

 

  “船长您竟然真的在这里!”船还没停稳,他的大副就鬼哭狼嚎的爬下了船舷:“再找不到您我们就只能以死谢罪了!”

 

  亚瑟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一路小跑到自己面前,他抬起手,用力的拧了———对方胳膊一下。

 

  “嗷!”大副疼得一个激灵。

 

  “......会疼,不是做梦。”亚瑟收回手,突然又双手提起对方衣领:“不对.....这可是座荒岛,你们怎么找来的?”

 

  大副被提着领子,艰难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羊皮纸,断断续续道:“本来我们也不知道,但是三天前有只鸟把这张纸丢进了值班室,上面详细的标注了这座岛的位置,还说您就在这里。本来我们不信的,不过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还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您真的在这里......对了,领航员呢?他没和您在一起吗?”

  

  亚瑟将信将疑的放开了他的衣领,深沉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把抢过那张纸。

 

  精准的航线标注,完美的地形图,强迫症般的书写习惯,除了那个人,亚瑟想不到这张地图还能出自谁的手中。

 

  “那只鸟长什么样?是不是像一只鹰?”

 

  “是,是的!”

 

  大副心惊胆战的看着自己的船长眼睛一瞬间亮得可怕,他把那张纸折了几折,收进自己怀里,唇角勾起一个饱含深意的弧度。

 

  “还愣着做什么?起航啊!”

 

  亚瑟从大副手中接过自己的船形帽,随手扣在头上,他最后看了一眼这座呆了四天的荒岛。

 

 

  埃克罗厄斯号还是那艘让海上的商船闻风丧胆的埃克罗厄斯号。

 

  海妖柯克兰还是那个贪婪刻薄的海妖柯克兰。

 

  一切仿佛都没变,一切却都已经改变了。

 

  

 “王耀,既然你最终还是对我狠不下心,想必你已经做好了继续被我追逐的准备————”

 

 “你等着,等我来找你。”

 

 

  ------

 

  关于小澳:因为澳门是大航海时代东方一个重要的港口城市,所以这篇文中濠镜作为少主的弟弟登场。顺便一提,这篇文里没有嘉龙。  


评论(60)

热度(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