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即墨

并非入戏太深,只是戏文太真

all耀,all出,all叶,all邪
all非,all佣,all一期
我是坚定的主角总受定律拥趸者!

一起恶劣的抄袭事件

这人几乎逐字照抄我的露中,这种抄法也猖狂了,不想说什么了,也许是觉得aph是个冷圈好欺负吧

竹九清梅:

新月:



占tag致歉
 


 @ʚ龙城水蜜桃在线代购ɞ 
近日得到私信指出,我和朋友于一年之前(2017年 10月)的all耀向联文【逐波】被别圈写手  @ʚ龙城水蜜桃在线代购ɞ  于2018年10月10日恶意抄袭,且该抄袭文【镜花缘】已获近千热度。
在与阅读过该文的姑娘交流中我们得知现在所见到的文章已经是重修之后的产物,初次发文被指出抄袭之后,水蜜桃太太没有做出相应回应,而是迅速删文并且进行了修改,试图抹去抄袭痕迹,然而情节和原句套用太多,几乎已经到了照搬的程度,修改后仍旧有百分十七十以上的相似之处。
大量修改后的抄袭文链接:
原文链接:http://zhujiuqingmei450.lofter.com/post/1e80354f_f9e2c18


抄袭文链接:http://janedoe000.lofter.com/post/1ec04e76_12b479184


调色盘如链接:(由于敏感内容已被河蟹无数次本人放弃了发图)


https://shimo.im/docs/WkCFHf9vch0iVLz9/


从热心帮忙的小天使手中我们也拿到了修改之前的文章截图,修改之前的镜花缘与原文逐波的相似程度高到令人震惊,前半部分几乎是全盘照搬,只有姓名和一些细节做了细微改动。但是由于无法得到文字形式和图片的清晰度问题不能放出,如果有姑娘想要证实或者开眼界可以私信。


在寻找修改前的镜花缘文档时发现这位太太不止一篇是偷自他人之手,且面对质疑屡次改文装死,行为恶劣。而她存在质疑的作品热度也都在1000以上,特此发表声明,希望不要因为一匹害群之马而带臭整个圈子的名声。


写文不易,希望大家不要再为抄袭来的作品贡献热度,共同抵制抄袭者。你给抄袭者点的每一个赞,都会变成刺向原作者心头的刀。劣币驱逐良币,最后没人会认真写文了。


原作者: @白马即墨  @竹九清梅  @菱梦哀歌  @新月 


以及感谢发现和帮忙的两位小伙伴: @黑择明  @牛盲马晒客 




【朝耀】丛林法则

*cp朝耀only,1.6w字已完结,he

*犁鼻器设定来自高铭的《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上)

(下)

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目前《花间问道》还有少量通贩掉落中~:点我看看

【朝耀】雾(上)

*cp朝耀

最近超级迷恋Jack the Ripper的设定,估计三章完结


点我


本文为二次架空创作,与真实历史无关

【朝耀】大航海时代(13)

*好茶组,非国设,HE

 

往深坑撒土jpg.

 

没车,但是不知道有什么敏感词,所以走链接:

点我

【朝耀】大航海时代(12)

*非国设,海英 ×商人耀

*HE

 

---------

 

  火光在空旷的地下密室嶙峋的石壁上跳跃,衣服做成的火堆毕竟撑不了多久,不一会儿就熄了。重新袭来的黑暗包裹住两人,王耀无声的出了一口气,甚至感到一丝不合时宜的庆幸———这样亚瑟就看不到他脸上僵硬的表情了。

 

  在他收起来的脚踝上,还残留着刚刚舌头舔`过的柔软濡湿的触感,夹杂着伤口的疼痛,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起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让他即使在阴冷潮湿的地底也感到脸颊一阵阵烧的难受。

 

  一片黑暗中,唯一的声音是不知何处远远传来的水滴声。王耀正在出神,冷不防手一下子被另一个人拉住了,他下意识的甩开手,斥责道:“你干什么?”

 

  “当然是一起找出路了,坐以待毙可不是我的风格!”亚瑟带着笑意的声音拂过他耳边,王耀一惊,他什么时候凑得这么近了!即使看不到,他也能脑补出他嘴角勾着坏笑的欠揍模样:“我可不想在这个又黑又冷的鬼地方待一天,然后求着西班牙佬把我拉上去!”

 

  “我不走。”王耀斩钉截铁。

 

  “真不走?我知道了,也许你是想要我抱着你…….”

 

  “我走!”即使知道对方看不见,王耀还是愤愤地瞪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极不情愿的抓着他的手站了起来。无论如何,他总是束手无策的屈服在在海盗头子的厚脸皮下……..

 

  亚瑟极自然伸手揽住他的腰,王耀急忙抓住他的手腕,皱眉道:“放开!”亚瑟不仅没有放,反而收紧了手:“别动,你的脚踝受伤了,这样走路轻松一些。”

 

  他转过头,嘴唇几乎吻上了王耀的耳廓,炙热的气息混杂着温柔的低语吹进他的耳朵:“我亲爱的领航员,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待你的船长吗?”

 

  王耀动作一顿,他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的确有让人沉沦的资本…..

 

  “不过没关系,我很喜欢,”他又恢复成了欠扁的声线:“这样更辣,更带劲,海盗就是要迎难而上……”

 

  王耀眼角直跳,还是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这应该是一处天然的海蚀洞,再加上少量人工的修整。形状狭长,地势崎岖不平,但好在没有分叉口。王耀摸黑跌跌撞撞的走了一段就开始后悔了,相信亚瑟是真心想帮忙的他还是太天真!没走几步,海盗头子已经不要脸的整个贴了过来,几乎是以一个把他抱在怀里的姿势走路,再加上他的上衣刚刚烧掉了,赤`裸的胸腹几乎直接顶着王耀的脊背,隔着一层白衬衫,连肌肉的形状都清晰可感。

                                                                     

  就在王耀忍无可忍的想推开这个流氓时,突然听到他叹了一句:“你还留着它,真好。”

 

  亚瑟说的是当初他送给王耀的那把匕首。此时这把匕首正挂在王耀的腰间,被亚瑟轻轻握住了。

 

  “.…..我是看它值钱才留下来的,”王耀心中一慌,也忘了推开他,立刻辩解道:“哪天我缺钱了就把上面的珍珠撬下来卖掉!”

 

  亚瑟低笑一声,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匕首吗?”

 

 “芙蕾雅的眼泪。”

 

 “…….是那个西班牙佬告诉你的?”亚瑟哼了一声,问道:“那你知道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

 

  不等王耀回答,他就自顾自的说下去:“在我们的神话中,芙蕾雅是爱与美的女神。芙蕾雅很爱她的爱人,但是奥都尔的爱情却没有那么专挚。有一天,奥都尔厌倦了,忽然不告而别。芙蕾雅孤寂地守在家里,伤心落泪;她的泪水滴在石上,石为之软,滴在泥中,深入地下化为金沙,滴在海里,化为圆润的珍珠。”

 

  他沉默片刻,继续道:“在我的母亲离开后,父亲把她留下的珍珠项链镶嵌在了这把匕首上,取名为芙蕾雅的眼泪,在那不久之后…….他也离开了。离开之前,他亲手把这把匕首交到我手上。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是我却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希望我能幸运的找到我忠贞的奥都尔。”

 

  黑暗中,他的声音沉重又飘忽,仿佛远远地飞过浩渺的大海,落在天际的星光中。王耀忽然觉得腰间的匕首变得无比沉重,沉甸甸的压在他的心头,他刚想开口说话,亚瑟好像猜到他要说什么似的,堵住了他的退路:“给你就是你的了!你要是乐意把珍珠撬下来卖掉,我也没有意见。”

 

  “不过,你要是真那么做了,我可不保证不会有什么诅咒落在你头上哦,毕竟传说中我们家族……”他话音一转,促狭道:“可是有海妖的血统啊!”

 

  他说上半句时,王耀心里还一紧,等听到下半句,就只剩下再一次被戏耍的羞恼了:“你!”

 

 “看!光!”亚瑟突然兴奋的大喊,王耀赶紧抬头向前看去,果不其然,前方不远处的一片浓黑中,几束纤细的星光不知从哪处岩石的缝隙投了下来,银线一般垂落在地上。眼看胜利在望,两人都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几步之后,视线豁然开朗————

 

  原本狭长的海蚀洞陡然变宽敞,或高或低的钟乳石间堆满了难以想象的金银珠宝,无数星光从四漏的顶岩上流淌而下,更是映得满堂珠光异彩,璀璨夺目,那些汇聚成山的珍宝仿佛下一秒就要像银河那样流动起来。

 

  要不怎么说人类对黄金的渴望是深深的刻入基因里的呢?王耀立刻就听见身旁人的呼吸粗重了不少。不过他没有丢开他第一时间扑过去在金币里游泳,还是让王耀感到一点惊讶。

 

  “这就是剩下的一半莫卧儿帝国的财富,”亚瑟声音嘶哑,金绿色的瞳孔兴奋的收缩成竖针,眼神闪烁不定:“无数人寻找数月一无所获,没想到最终还是归我了!”

 

  “抱歉,柯克兰船长,”王耀把他仍死死抓在自己腰上的手拍下去,不咸不淡道:“我也在这里,而且我好像还是西班牙阵营的。”

 

  亚瑟愣了一下,然后极快的反应过来,唇边扬起一抹笑:“真令人惊讶,你是在嫉妒吗?嫉妒这些金银珠宝分走了我的注意力?”

 

  “.……..”王耀面无表情:“你有空胡思乱想,还不如好好考虑怎么把这些东西带回去,毕竟你的船员可是一个也没跟着你下来。”

 

  “这些金子倒是其次,”亚瑟摸了摸下巴:“这位苏格兰的船长“做买卖”的时间比我还长,他曾写过一本航海日记,里面详细记载了各种航海技术和航线、地图,那才是最珍贵的无价之宝!只要拿到那本日记,不愁找不到金子。”

 

  他一边说,目光在海蚀洞里搜寻着。果不其然,在几堆金币中间,有一根顶部被削平的钟乳石,平整的石面上放着一本封面泛黄的羊皮卷。在一片金银宝光中,它显得十分不起眼,甚至还有些寒酸。如果是不识货的来到这里,肯定会把它忽略掉。

 

  “既然如此,你赶快去把它拿了,我们好离开这里。”

  

  “这么爽快?你不打算替西班牙佬抢过去?”亚瑟狐疑的看着他。

 

  王耀指了指自己的脚踝,没好气道:“你觉得我现在的情况抢得过你吗?”

 

  “反正你这次也是要跟我走的,我拿了就相当于你拿了,何必便宜了西班牙佬。”亚瑟不伦不类的安慰道。

 

  王耀嫌弃的挥了挥手:“快去吧。”

 

  “等等!”看着他大步流星的背影,王耀又忍不住脱口阻止道。

 

  亚瑟猛地一回头,正好和他目光撞个正着:“怎么了?”

 

  “.…..不,”王耀欲言又止,乌黑的眼中闪过挣扎。但他最终还是掩饰的垂下眼:“没什么。”

 

  亚瑟正沉浸在发现宝藏的巨大喜悦中,没有发现他细微的神态变化。他几步走到石台前,伸手拿起了那本珍贵的羊皮卷。

 

  他强忍着激动,翻开第一面———一片空白。

 

  亚瑟一怔,又往后翻了几页,纸面上无一不是只字未写,比雪地还干净。他强自镇定的把羊皮卷全翻了一遍,终于确定上面的确什么都没有,没有字,没有图,连几条可以引人遐想的线条都没有!

 

 亚瑟呆立片刻,刚想回头,突然一柄冰凉锋利的剑刃压上了他的颈侧:“别动。”

 

 “.……安东尼奥。”亚瑟惫懒一笑,举起双手,缓缓转过身。

 

  刚刚还空无一人的海蚀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走出埋伏的西班牙海军围住了,为首的正是他们的船长———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此时他的西班牙刺剑正牢牢地抵住他的脖子,橄榄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仿佛他一有异动,剑刃就会毫不留情的割开他的颈动脉!

 

  “你们设局骗我?”亚瑟嘴里问着他,笑容一点一点冷了下去,金绿色的眼睛却死死地盯前来着人群后的王耀。

 

  王耀稍稍侧过头,以错开他太过灼热的注视。

 

  “当然,我们其实早在一个星期前就发现了这里,顺便还发现了另一处入口,不然怎么能赶在你察觉前埋伏好呢?”安东尼奥轻蔑的抬起下巴:“如果不是我一路故意暴露行踪引你,你以为凭你们那几艘破船,就能偷偷跟踪我?”

 

  “那本日记你也提前拿走了?我的船员呢?”         

 

  “放心,他们安全得很,这会儿还在上面傻乎乎的以为你被困在地底了呢,”安东尼奥讽刺道:“等他们发现不对时,你大概已经在西班牙被吊死了,如果他们赶得及的话,还能在乌鸦把你吃干净前让你入土为安。”

 

  西班牙海军对抓到的英格兰海盗向来恨得牙痒痒,一般会在海滩上对他们处以绞刑,然后就让尸体挂在绳子上,任由风吹雨打、乌鸦啄食,这也是对其他海盗的一种威慑。

 

“既然如此……”亚瑟露出了略带讥讽的微笑:“叫你的小可爱们别这么紧张,我跟你回去。”

 

  安东尼奥皱起眉头,把手里的剑往下压了压:“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我可是真心实意的,卡里埃多船长,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亚瑟漫不经心道:“再说了,既然他都参与了,我又怎能忍心拒绝呢?”

 

  王耀浑身一僵,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他。亚瑟也在看着他,那双金绿色的眼眸里仿佛有什么在燃烧,几分痛苦,几分恼怒,还有几分说不清的神色。

 

  安东尼奥审视了他片刻,确定他没有撒谎,这才放下剑,招了招手。立刻上前两个西班牙海军把他的双臂扭到身后,如临大敌的押着他朝出口走去。

 

  直到他们从身前走过时,王耀仍愣愣的没有回过神来。

 

  “我们家有没有海妖血统我不知道,但我的故事是真的,”亚瑟艰难的侧过头,朝他一笑:“这把匕首比上面的珍珠值钱多了———它代表一个柯克兰的承诺。”

 

--tbc--

【朝耀】小团圆

*好茶组转世梗,中秋节贺文,HE

*终于赶上了,祝大家中秋快乐!

走这里

这是我的耀诞第一波,后面还有😘

✨領菠蘿島丸球✨:

前段时间马马说要来耀诞搞事情就给我甩了一份问卷hh
她真的太棒了给她打call呜呜呜呜!!!每次合作都超顺利而且贼开心!!!!
好茶超好吃!!!!
除了吃鹅真的好刺激啊【瘫倒。
亲一口 @白马即墨

【朝耀】大航海时代(11)

*非国设

*HE

________

为名誉而决斗,对中世纪的欧洲人来说,已然是一种蔚然成风的事。它并不是骑士和贵族的专利,也不仅仅是一种影响深远的文化风尚,更是一场捍卫爱情的危险游戏。胜利者获得一切,失败者被钉在耻辱柱上,被视为神明放弃的弃子。

话虽这么说,可王耀哪里知道这么多?从小受到的正统教育让他更信奉“不战而屈人之兵”、“上兵伐谋”,而非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更何况亚瑟·柯克兰的行为在他这里省略了丰富的心理活动和因果联系,直接从头发跳到了决斗,不用想也知道王耀会给他什么评价:蛮勇!

只是让王耀难以置信的是,安东尼奥竟然接下了对方决斗的挑战,在他印象里,这位西班牙船长不应该这么冲动才对。

安东尼奥沉声道:“我不知道你是怎样在那座孤岛上活下来的,但不论今天这场决斗结果是什么,你和你的船队都别想再离开这座岛一步。”

言下之意,竟是要把英国人悉数在这里剿灭!

亚瑟毫不在意他的威胁,旁若无人的低声笑了起来,那堪称暧昧的笑声让王耀浑身不自在起来:“我怎么活下来的?……这你可要问问……”

他故意把最后那个名字说的十分含混,同时若有若无的看了王耀一眼。即使知道安东尼奥并没有怀疑到自己头上,王耀还是做贼心虚的后退了两步。

当初他思忖自己和这位海盗船长并无生死过结,对方为了救自己还毫不犹豫的跳进了大海,一时心软,这才派了自己的海东青,把孤岛的坐标给了寻找他的手下。

现在再看来,果然妇人之仁是要不得的!王耀懊恼的想,对方就像块黏上来就死皮赖脸的牛皮糖,根本不懂什么叫做见好就收。

两方人马同时后退,在沙滩上让出了一块宽敞的圆形场地。一旦拿起剑,安东尼奥就会一扫平时开朗甚至有些跳脱的气质,橄榄色的眼睛带着冷冽的狠意,让人知道他绝不是什么乐观温和的邻家哥哥,而是掌管西班牙无敌舰队的孤狼,杀伐果断,绝不留情。

两柄长剑相撞,伴随着令人牙酸的摩擦声音,一连串的火星迸射而出。两人极快的过了一招,迅速分开,警惕的盯着对方。

“身手不错,西班牙佬。原来你们不只是在斗牛场和妓·女的床上逞雄风的嘛。”亚瑟眯了眯眼睛。他舔了舔嘴唇,这场战斗无疑已经挑起了他基因中的好战因子,只有鲜血才能将之浇熄。

回答他的是对方的一声冷哼。

眼看两人没有停手的意图,王耀抬头看了眼夜空,内心一阵焦急。根据那张羊皮纸的提示,埋藏宝藏的地点会在某个特殊的天象时刻显现出来,马上就要月上中天,夜长梦多,也不知道等他们打完了还来不来得及。

他这边正在分心,那边亚瑟一扬手,剑锋平指,直直的朝着安东尼奥的脸上劈去!

安东尼奥向后仰去,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这一剑,只是虽然避开了剑锋,锐利的剑气仍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伤口。西班牙这边立刻响起一阵惊呼,王耀闻声低下头,正好看见一丝浓稠的血液顺着安东尼奥的侧脸流下。

“小心!”王耀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就在这一刻,异变陡生!

原本浑圆的月亮正好被云絮遮住,暗沉的夜幕上辰星、太白,荧惑三颗星星依次亮起,冥冥之中连城一线,刚好把光投射在王耀下脚的地方。

几声沉闷的巨响从岛底下传来,然后是连续不断的机关发动的磕擦声,地面开始震颤,从轻微到剧烈,沙滩上的沙子好像油锅里的水滴一样跳了起来,王耀还没反应过来,地面就从他脚下裂开一条巨大的开口!

“耀!”安东尼奥下意识的想拉住他,但两人距离太远了。安东尼奥反手抓住自己的剑尖,不顾划开的手心鲜血直流,将剑柄伸了过去:“抓住!”

王耀尽力伸长了手臂,可是指尖堪堪擦过剑柄,只能无力的抓住了一手空气。

就在他以为要一个人跌入黑暗的地底时,一个身影飞奔过来,一跃而入,追着他跳下了地缝。

王耀睁大了眼睛,在没入完全黑暗的一瞬间,他闻到了对方身上熟悉的海盐味道。

眼看亚瑟跟着王耀跳了下去,安东尼奥几步向前,刚想也跳下去,却被自己的大副拉住了:“冷静点船长!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下面是个什么情况……”

“滚开!”安东尼奥不耐烦的把他挥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云絮散去,月亮重新露出真颜,星星的光辉被隐去,原本敞开的机关立刻在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中重新合拢了。

“……!”安东尼奥泄愤的把剑狠狠往地上一贯,剑尖立刻没入了沙地,但这显然无济于事,没有触发条件,机关不会再向他敞开。

大副小心翼翼的觑着他的脸色:“可能要到明天这个时候机关才会再次打开……”

“我知道。”安东尼奥沉沉的回答了一声,厌恶的向海盗们的方向看去。

海盗们虽然暂时失去了船长,但是也没有变成一盘散沙,两帮人马剑拔弩张的在沙滩上对峙。

“不回船上了,我们就在这里等。”安东尼奥一屁股坐在柔软的沙滩上,解下腰间的牛皮水囊灌了一口,恶狠狠道:“吩咐下去,就在这里安营扎寨!”

王耀眨了眨酸涩的眼皮,缓缓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浓稠的黑暗,什么也看不清。他试着动了动,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剧烈疼痛,因为身下软绵绵的有什么东西给他垫着,缓冲了绝大部分冲击力。

王耀茫然了一瞬,然后立刻意识到那是什么,他赶紧从那东西上爬下来离开一段距离,走动间脚踝一阵胀痛,显然是伤到了。

“嘶——”原本垫在他身·下的人轻吸一口气,也醒了过来:“这是哪里?”

听到这把熟悉的轻佻嗓音,王耀磨了磨后槽牙:“柯克兰船长。”

“你我何必这么生分?”虽然不知道身在何方,但海盗头子显然心情很好,他调笑道:“叫我亚瑟就行了。”

王耀在黑暗中翻了一个看不见的白眼。

那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接着是划开火折子的声音,跳跃的火光立刻冲来了黑暗。王耀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激的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几乎被吓得要跳起来,舌头都要打结了:“你,你脱衣服做什么?”

“又不是没看过,反应这么大干什么?”亚瑟坏笑一声,见王耀对他怒目而视,才不紧不慢的解释道:“不用我衣服,难道用你的衣服点火?我可舍不得。”

王耀这才发现他用来点火的是衣服。他松了一口气,借着火光重新坐下。

亚瑟眼尖的看见他右脚脚踝处的裤子晕染出一点血迹:“你的脚怎么了?”他命令道:“伸过来给我看看。”

王耀缩回脚,摇了摇头:“不是什么大伤。”

亚瑟催促道:“快点,趁还有光让我看看,不然等下火熄了我就得脱裤子烧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我可不敢保证。”他说着把手放在了腰带上,作势就要解。

王耀知道他不要脸的,说脱裤子就脱裤子,他权衡一番,只能极不情愿伸直了腿。

亚瑟一把抓住他的脚踝,就要把裤腿往上掀。王耀下意识的想要缩回腿,却被牢牢的挟持住了。

亚瑟利落的除去布料,露出两指宽的一块擦伤。看见那块伤痕,他的眼神暗了暗,然后毫不犹豫的弯下腰,凑了过去!

“!”伤口处传来的湿润柔软的触感让王耀吓了一大跳:“你,你干什么!”

“……替你消消毒,”亚瑟抬起头来,嘴角还沾着一点鲜血。他伸出舌尖舔去那点血迹,满不在乎的说着惊世骇俗的事情。他满意的看着被自己处理过的伤口,伸出手指轻轻擦过:“这样就不会发炎了。”

他的手上布满了枪托和剑柄磨出来的粗糙厚茧,抚过伤口时带来痒痒的感觉。王耀刚想推开他的手,无意中却看见那双翡翠色的眼睛里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火光的跳动下,他的侧脸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

王耀不由得愣了愣,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和平时那个嚣张跋扈的不是一个人。

“怎么这样看着我?”亚瑟挑了挑眉,语气轻佻:“你终于爱上我了吗,亲爱的?”

王耀:“……”

他收回刚刚那句话,这明明还是那个傲慢的,粗鲁的,蛮横的海盗头子!

—tbc—

努力做到周更吧

【好烟茶组】Haggis

*好茶组,烟茶组

*清水轻松向,和阿雪讨论的梗

*大部分英美人不怎么看得起动物内脏,但苏格兰与众不同,国菜都是羊内脏做的,灵感由此而来


以上,走这里